揭秘共济会1

来自通约智库
明华讨论 | 贡献2020年12月21日 (一) 13:22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首页>条目>共济会

何新 探索宇宙实相 2020年4月15日

共济会是一个秘密组织,《不列颠百科全书》说共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组织。共济会自己则说——它并不是一个秘密组织,而只是一个有秘密的组织。

一、什么是共济会?

     其实共济会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要研究和解释清楚很不容易。我目前的研究仍是很初步的。海外有人评价我的书(指《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2010年出版)内容只有40%左右的正确性——其实这已经很不容易。

我因为心脏有问题,情绪不宜波动,所以已经多年不出来讲东西了。今天我主要是给各位领导准备了一些书籍、图片、实物和资料,请大家研究。先谈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共济会究竟有没有?

这个问题不必有疑问。在上海、威海、天津、厦门都还有解放前建立的共济会堂遗址。我见到过一个资料上记载,共济会的中国分部实际是直到1954——1962年期间才撤离中国的(但确切究竟是哪一年我也搞不清楚)。共济会的英国会堂,地址在上海的北京西路,我实地去看过。那座房子的地基上有一个奠基石,英文石碑。据这个碑文的记述,依照共济会创立的纪年,已经超过5000年了,比地球上一切宗教的历史都长。而这个碑和会堂都是1932年建立的。这个石碑就立在这座建筑的墙边,面向着大街。我后来给俞正声同志写了信,建议上海应予以关照和保护。

上海北京西路(1623号)英国共济会堂旧址石碑

何新实堪上海北京路共济会教堂遗址石碑:

共济会纪元5931年建立,(前4000—1931)

此外,在威海、在天津、在厦门、在青岛,据共济会有关资料记录,都曾经有会所的遗址。有人说厦门那个会所建筑因为老旧近年被拆了,非常可惜,因为这是共济会19世纪中期所建的较早的一个会堂。

1878年在厦门的英、美共济会员建立厦门爱奥尼克会所

在海外,共济会在香港、台湾、新加坡都有现实中存在的共济会堂,设立有分会,一直在活动着。

注:香港共济会第一个会所在1844年4月29日成立于维多利亚岛,三年之后成立英格兰分支香港共济会总会。历史上香港的共济会分别传自于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

1865年,英格兰分支香港共济会在现时新世界大厦所在的泄兰街兴建“雍仁会馆”作为英格兰分支香港共济会总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会所被日军炸毁,遂于1950年迁往香港岛坚尼地道一号(雍仁会馆)至今。

多位香港总督包括夏乔士·罗便臣、麦当奴及卜公等都是香港共济会荣誉会员(他们本身也是英国共济会高级会员)。李嘉诚、前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杨铁梁、希慎集团利铭泽、国泰航空前董事姚刚、香港赛马会前副主席周湛榮等政商界人物也都是共济会会员。

台湾台北中华美生会(共济会)会堂

对于共济会,大英百科全书,国外的很多百科全书都有记述。有心人可以查阅一下。中文版《不列颠百科全书》称共济会为世界最大的“秘密组织”。但中国的《百科全书》则没有这个条目,表明中国人确实对这个组织缺乏了解。《中国百科全书》最近发函邀请我撰写这个词条,我还没有答复。因为给《百科全书》写词条要慎重,要尽量避免争议。

我在这里带来了两组我最近从国际集邮市场上卖到的一些邮票。这一组是2003年法国共济会成立纪念其成立275周年(1728—2003)的纪念张。这一组是南美殖民地小国牙买加发行的邮票,纪念共济会在牙买加登陆250周年(1742—1992)的邮票。从老牌的殖民主义国家法国到一个小小的殖民地岛国,都为共济会发行纪念性专题邮票。由这两组邮票,各位可以了解共济会的历史以及其影响力是多么强大。

法国共济会成立275周年(1728—2003)纪念邮票

共济会登陆牙买加250周年(1742—1992)纪念邮票

所以关于共济会究竟是否存在,毋庸置疑,无须再讨论。这是地球上真实存在着的幽灵组织,而且十分强大,毫无疑义。只是我们中国人很无知,主要是知识界很无知,所以对其了解很少。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共济会存在,但多数的中国人不知道?

实际上中国人中也有一些人还是知道的。但多数人的确不知道,也不很重视这个组织。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由于中国人普遍对西方宗教、对世界历史缺乏了解,或者只是根据现有的教科书教条式地了解。而国内所有主流的世界历史书上,对共济会都没有任何记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共济会这个组织确实只是藏头露尾,十分阴谋,也十分隐秘。

第三个问题,国外的各种宗教组织很多,共济会是否只是其中一个普通的、异端的会道门组织?仅属于一种特殊的宗教性的自由信仰?或者只是一种民间的什么学会之类,是一种非制度化的民间性组织?

那我要说——表象如此,实际不是。这个问题我下面会细谈。

第四个问题:共济会是否很重要,也很强大?

是的。共济会或者说正是共济会的成员们一直掌控着当代西方的金融体系,掌控着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掌握着美联储和西方许多国家的央行。这样一个组织重要不重要?

此外,共济会在政治上也非常重要,共济会在国际政治中的影响力相当强大。

也许可以这样说,共济会就是国际上最大的一批金融巨头与控制西方政治的国王、贵族和政客们抱团在一起作为“兄弟”们,进行密谋、策划和协调行动统一行动的一个平台组织或者是一个高端的俱乐部。

香港太阳报:共济会,政要权贵的秘密结社

二、共济会这个组织的性质是什么?

共济会是一个以银行家特别是犹太银行家为核心的历史悠久的神秘组织。通过主导货币和金融体系,共济会对世界的政治和经济控制已经很久。可以这样说:共济会是一个以银行家和大垄断商人(许多是犹太人)为核心的一个秘密盟会性组织。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一部近代欧美资本主义的历史,其实就是共济会(犹太)银行家的历史。

共济会员之间互相都以“兄弟”相称(所以也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兄弟会”brotherhood)。共济会成员表面上人人平等,但实际上内部存在3级制度(蓝色会所BIUE HALL)、13级(约克礼仪YORK RITE)和33级(苏格兰礼仪SCOTISH RITE)制度复杂而森严的等级分离组织。共济会对其成员的律法的理念是:“共济会优先于你的一切,优先于你的祖国、父母和家庭。”

表面上共济会似乎并没有单一的最高领导人——实际肯定会有,只是我们无法知道。做出最高决策的是十几个垄断和掌控了全球金融体系的世袭家族——有一种说法是存在所谓“共济会13家族”,其中大部分是犹太人。

西方近代许多名人、政治家、主流人物,都与共济会有关(参看本书附录的共济会员名单)。美国的开国元勋、多任总统、金融大亨都是共济会员。美元是印着共济会的符号。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在内,世界是许多城市的规划设计平面中暗涵共济会符号。在西方,共济会的影响力量实际上超过基督教。虽然其信徒总人数并不太多(全世界仅约500—600万),远少于基督徒。但因为共济会会员都是西方上层顶级的主流精英以及经济精英、政治精英、文化艺术精英;都是西方最有钱、最有权势、最有影响的人。

以近代历史上的名人来说,18世纪法国大革命前夜的那些启蒙思想家,以及后来拿破仑的家族,都是共济会员。

著名的大音乐家贝多芬、莫扎特,科学家如牛顿,也都是共济会员。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在80岁临死前的一年,加入了这个组织,并且履行了复杂的全部入会仪式。

我给各位带来一些图片,请观看。(见附录)

2006年2月6日,奥地利发行一套《莫扎特和共济会》邮票,计20枚:

[奥地利作曲家莫扎特(WOIFGANG AMADEUS MOZART,1756.1.27-1791.12.5)生于萨尔茨堡。

自幼从父亲学习音乐,4岁便公开演奏古钢琴,5岁开始作曲,是一位音乐神童。

1784年,莫扎特加入维也纳共济会。他为共济会写作了多首乐曲,包括著名的“共济会葬礼进行曲。”他创作的著名歌剧《魔笛》等作品反映出共济会的神秘理念和道德观,莫扎特去世时年仅36岁]

法国大革命时期(1791年)印制的人权宣言

顶部正中可见共济会的符号:独眼金字塔

共济会非常重视象征物和一些标记符号。共济会有一种最基本最多见的符号,就是三角形与一只独眼,独眼金字塔。有时也是一只单独的眼睛。这两个记号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三角形代表金字塔,也代表共济会。独眼睛叫“荷鲁斯之眼”也叫“上帝之眼”,但共济会的上帝并不是基督教的上帝,而是“作为宇宙的伟大设计师”的上帝。

这两个符号很常见,普通人不会懂得它们的意义。实际上,共济会是在用这种符号向它的秘密会员们打招呼——我们在这里。

三、共济会有一套符号体系

共济会内部还有许多秘密的暗语,密码和复杂的手语,包括奇特的握手方式。

英国肯特公爵和共济会兄弟的握手礼

布莱尔与教皇的共济会式握手

——共济会兄弟之间有神秘的握手方式

共济会的会徽是圆规和角尺(方矩),以及一个字母G:

共济会还有种重要的象征性标志:

除了规矩图标,二是独眼和金字塔。三是六芒星(又叫大卫星,犹太星)。

六芒星(大卫星,犹太星)

以色列国旗以六芒星为基本图案

四是对称双柱(所罗门神殿石柱,一个名叫雅斤,一个名叫波阿斯)。五是棋盘格(共济会神殿)地板。

共济会神殿,包括独眼等各种神秘标记。

(美国田纳西共济会徽:凝聚与爱)

共济会有自己的一套意识形态。经济方面军,自由市场教就是共济会出钱让亚当斯密去搞出来的。共济会有自己的哲学体系。它的那些标记都具有被特殊的哲学涵义,如:

规矩表示宇宙和天地之道——天圆地方。(圆规象征天之环宇,方矩(拐尺)象征大地。)

[关于天道为圆、地道为方的概念,来自上古天文学及毕达哥拉斯学派。中国古代也有相似的天地观念]

此外,以规矩为标志,也有象征法度的涵义。

关于共济会标记中的“G”字,共济会的著作对于这个字母有三种解释:

一是代表共济会信仰的上神,英文GOD的第一个字母。

18世纪美国铜版画:共济会的G

二是纪念美利坚开国元首及共济会大师乔治·华盛顿,是“George”的缩写。

三是象征一条自己咬自己尾巴的环形蛇——据说是时间之神的象征。

古巴比伦宫殿浮雕:蛇与沙漏(计时器)

共济会崇拜金字塔,把金字塔看作通天塔。金字塔是象征共济会要实现的伟大事业和目标——“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但是共济会的金字塔是未完成的半截塔,表示共济会的事业还未完成,还要奋斗。

1932年版的壹美元钞票上就有这个未完成的金字塔。而独眼,是象征共济会的上帝——神之眼。下面有一句拉丁文:世界新秩序。

独眼金字塔图案出现在美国国家印章(国玺)和壹美元上

共济会把这些标志作为印迹,深深地嵌入现代文化。目前正在举行的伦敦奥运会,就充满这一类象征物。据西方人讲,这次伦敦共济会开幕式有三个主题,一是回顾,二是启蒙,三是赞颂新秩序。这三大主题都是来自共济会和光明会的。

伦敦奥运中心的金字塔灯塔

伦敦奥运开幕式上出现的共济会标志

共济会的英文词Freemason,即富瑞梅森,这个词在英语的意义是自由石匠。把它翻译成“共济会”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误解,以为它是个平平常常的慈善组织。这个词的这种译法对于梅森们保持低调和隐身是很有利的。

实际上“富瑞梅森”这个词最初来自法语,原意是非农奴、具有自由身份的石工、建筑石匠。在古代,大理石的工匠地位很高。因为加工大理石需要特殊技能,而大理石是建筑神殿、宫殿和雕像的主要材料。在古罗马时代,这些石匠中有许多是来自中东的闪含族人。

大理石是共济会的物理崇拜物。近代共济会发起的文艺复兴起源于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地区,这就是一个盛产大理石出石匠的地区。佛罗伦萨就在那里。

共济会最早可能起源于古代的大理石匠和建筑承包商的一种行会组织。建造神殿和宫殿建筑需要大量的资金。在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上,掌握大量流动资金的富商特别是发放高利贷的富商基本都是犹太人。

四、共济会的历史

根据我的研究,共济会最早就是在古中东的闪含人(犹太人的祖先,犹太人是在犹太教出现后才形成的)中形成的一个秘密宗教组织。据说最初成立这个组织的目的,是守护和重建圣哲所罗门圣殿。这个组织的成员包括古代的祭司、富豪、石匠、建筑师、艺术家。

古代的光明会则是犹太教形成后出现的一个秘密组织,主要信仰经文是犹太教的《光明经》,而以光照神眼作为象征,所以也被称作“光照派”。在中世纪,共济会与光明会为了反对天主教结为盟友。

犹太人自古从事商业和高利贷金融活动,因为犹太人多富有而引起贫穷的基督徒的嫉恨。加之犹太教与基督教信仰相对立,被认为是出卖基督的犹大子孙,因此中世纪犹太人常遭受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歧视和迫害。

共济会这个组织深刻贯穿影响了12—15世纪十字军东征和文艺复兴以来到今天的整个西方近代历史。

犹太共济会银行家在14—15世纪建立了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共和国,使意大利的这两个城市成为最早的犹太共济会银行家控制下的金融国家。正是这两个城市的文学家、艺术家得到美地奇家族等银行家的资助,而发起了解构封建政治文化和天主教体系的文艺复兴运动(共济会打进了天主教后就在天主教內成立了耶稣会,耶稣会就成为共济会在世界各地的得力助手。)

共济会早在中世纪就是欧洲犹太银行家的秘密结盟组织。在中世纪,基督教禁止基督徒吃利息,禁止放高利贷给基督徒,鄙视商人。因此从事商业和食利的高利贷活动成为了不信仰基督的犹太人的专利事业。

马克思的家族是改宗犹太人(马兰诺Marranos),但是,他对犹太资本主义进行尖锐的批判。他在青年时代写过《论犹太人问题》的著名论文,指出犹太精神就是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精神。因此人类要寻求解放,就必须使人类从“犹太精神”中获得解放。对这一论断的深刻意义,如果不了解犹太银行体系与欧美资本主义的关系,不研究共济会的历史,是难以理解的。

生活在基督教地区的犹太人往往被迫改信基督教,这些改宗者被称作“马兰诺”。但是多数改宗者只是表面皈依了基督教,秘密仍奉行某种犹太教或者其他异教信仰和活动。这些信奉犹太教和异教的“新基督徒”隐蔽他们的宗教活动,共济会、光明会等秘密组织就成为犹太人和异端基督徒之间秘密进行联络、相互进行救助的秘密互助组织。而外部的观察者(或基督教的密探)难以深入洞悉改宗者信仰现象背后的真情。

公元9世纪以后,共济会商人在意大利的热那亚、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地区建立了最早的金融家和商人行会共治的共和国。威尼斯、佛罗伦萨、热那亚当时实际是全欧洲的中央银行。

中世纪的意大利地区有两个权力,一个代表上帝,就是教皇和教廷,另外一个是日耳曼人建立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两边经常闹矛盾,这些城市共和国的商人们就巧妙利用两个主人的矛盾。他们用给皇帝和贵族缴纳税金提供贷款的方式,获得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承认和优容,同时进行反对教皇和教廷的斗争。

1717年以后,共济会在英国得到王室成员的加入和国家的支持。此后共济会在英国和一些国家逐渐成为可以公开存在和活动,具有准国家性权威而吸收信众的神秘组织。

犹太人一直保持自己独特的犹太教信仰。所以,在历史上,犹太人有两重性。一方面在宗教上受歧视,他们被基督教认为是异教徒,是出卖耶稣的犹大的后裔。但另一方面,多数犹太家族自古以来就富有,犹太人多数是有钱的商人、资产阶级。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说,犹太精神就是金钱精神(拜物教)或市场精神,犹太人就是商人和商业的同义语。

直到现在,美国犹太人也是控制美国财富和世界财富的主体。美国全部犹太人只有五、六百万,占总人口的3%,但他们掌握着美国70%以上的财富。美联储的八大股东家族,几乎都是犹太人,犹太富豪始终是共济会的核心。

五、共济会的目标是构建世界新秩序

类似共济会的秘密行会组织,中世纪本来还有很多。但一直保存至今的,主要就是共济会。其他还有由毕达哥拉斯秘密会组成的知识分子行会,中世纪演变成从事炼金术的“玫瑰十字会”,后也并入了共济会。

近代英国共济会为“Free Mason”这个词语赋予了一种新的涵义。所谓“石匠”,不再是指盖房子的建筑师,而是指“思想性的石匠”(Ideological mason,见《不列颠百科全书》)——寓意是:共济会员是世界新秩序的建筑师。“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这个口号,出现在美国的国玺和壹美元钞票的图案上。那么什么是世界新秩序呢?就是建立一个统合全世界的新的共济会国家——第三罗马帝国。

[历史上已经有过两个罗马帝国。建立第三罗马帝国,这当年也是希特勒目标。]

英国共济会总教堂

位于伦敦的英国共济会总会大楼United Grand Lodge of England,可见到经典的对立石柱设计,顶部一顶启明星Estern Star。

我研究共济会问题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三、四年而已。但据我所知,国内目前对共济会的研究非常薄弱,实际上国际上的研究也不多。

这么重要的一个组织,历史如此悠久,政治经济上如此重要,为什么世界上研究者这么少?知道它的人这么少?就是因为共济会不支持对它的研究。共济会需要隐形和消声。

除了我自己的这本书,我还带来了另外两本国内出版的著作,一本是复旦大学出版的《共济会与俄国近代政治史》,还有这本东方出版社的《共济会的秘密》。目前国内还只有这么几本严肃著作是研究共济会的。

但是实际上,在西方近代、现代的文学作品中,提到共济会或者涉及共济会的著作则有很多部,可以拉出一个大单子。例如托尔斯泰的名著《战争与和平》,在该书第二卷就有整整一章是这部小说主人公彼埃尔与一个俄国共济会员的哲学对话。共济会在俄罗斯近代史上发生过重大影响,一系列革命运动,包括1905年的俄罗斯革命和1917年2月的革命都与共济会的策划和活动有关。

有一位美国著名作家丹·布朗,近年连续出版了几部有关共济会的长篇小说,最有名的就是《达芬奇密码》,该书得到《纽约时报》书评专栏的好评。表明美国的主流舆论也肯定它。好莱坞(共济会控制下的)还据此拍了一部大片。有意思的是,丹·布朗作品中谈到共济会是美国建国的奠基者,有为共济会美化和推上台面的涵义。他的书中说共济会是一个致力于推进人类进步的秘密组织。丹·布朗的书中的确透露了共济会的一些秘闻,他说这些秘闻都是真实的历史。我也认为他的书许多内容不完全出于虚构,而且我认为他就是共济会员。

前几年,当我写那本书的时候,在国内的网络上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共济会的资料,特别是难找到中文方面的资料。偶尔有一点,往往一出现就被抹掉,删除了。好像有一只手在做这件事。但是最近这两年来,网络上关于共济会的资料已经出现不少,只是其中真真假假,真伪参半。特别是关于共济会出现了一些很魔幻的奇特说法,例如说共济会是什么外星人(什么“蜥蜴人”)的组织。还有的说法把什么伏羲八卦也跟共济会挂上——的确很八卦。

我认为,许多这类魔幻的说法,可能都正是为了模糊真相和混淆视听而有意释放出来的。

华盛顿(中央立者)身穿共济会礼服(石匠围裙)主持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奠基仪式

(油画藏于美国国家共济会纪念馆)

摘要:他们狂笑着说:“中国会感冒,杀死很多中国人。然后瘟疫会蔓延到全世界,消灭垃圾人口。”

极早之前,美国一场演习报告预警美国政府:“一种呼吸道病毒在中国爆发,发烧的旅行者把它带到了美国。47天后,美国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宣布病毒大流行,如不改进,将导致1.1亿美国人感染,770万人住院,58.6万人死亡。”

比尔•瑞恩

英国人比尔•瑞恩(Bill ),1974年毕业于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获得数学、物理、心理学士学位。之后干了27年的管理顾问,主要的长期客户包括BAE、惠普和普华永道等。

2010年2月,比尔收到了一个英国重要人物的爆料。于是比尔建立了一个网站,披露了这一阴谋计划,计划的名称就叫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爆料的证人是个英国人,并为英国军方工作多年。退伍以后,他任职于伦敦市政厅。他在市政厅内的职位相当高、相当受人敬重。

他参与了不少共济会高层会议。在2005年6月,他很偶然的出席了另外一个例会。那些参加会议的人都是共济会会员,是共济会的高层会员,人数大概有25到30人。他们当中包括一些为英国大众所熟悉的资深政客,警长在那,来自教会和军方的代表们也在那。

他听到的第一件事是,他们正谈论着,以色列似乎还未准备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袭击伊朗。这问题困扰着他们。

然后他们转而谈论中国。中国之崛起,不仅在军事上,而且在经济上都发展得很快。而日本却没有做他们本该做的,那就是在某程度上去干扰中国的金融系统。日本没有这么做,而这则是另一个问题 。问题就是中国在短时间内崛起得太快。

证人听到得越多,也就越感震惊。

伊朗被他们设置成一个应当遭受惩罚的邪恶国家,如此类推。

而这将会为一场大型棋局揭开序幕。所有人都将会感到震惊,所有人都将会感到害怕,所有人亦对即将要发生的感到十分惧怕。各地也将充斥着各种控制人民的高压政策。然后这大棋局的下一步棋就是在中国释放生化武器。他在会中听到他们讨论过这问题了。

他们会对中国人释放类似感冒、以基因为目标的病毒。它将以黄种人为目标,并被设计成可以像野火一样迅速传开,杀死很多中国人。与会之人谈及至此都无不开怀大笑。

他们说:中国会感冒。这就是他们的原话:中国会感冒。他们兴高采烈的谈论这些生化武器将为中国人所带来的浩劫。

这之后,瘟疫就会马上散播至全世界,就算是西方世界也难逃于此。证人不清楚这到底是中国的报复,还是因为生化病毒扩散得太快。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将不再受控。那不管病毒一开始是否只针对某一种族,它将能够变种。

现在情况是这样:中东发生了小规模的核交火;瘟疫蔓延至全世界,并迅速夺走人们的生命;同时西方世界的各个政府都采取了极权军事封锁。这因由于每个人都将会对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极度惶恐。

这之后,他说,之后才是战争的真正开始 ──准确的说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更大规模的。

这时候,我问他: 这个只是为了要消减人口?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这个疯狂的"奇怪博士"计划只是为了在世界上释放这些玩意?为什么?

而随着谈话的继续,我开始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现在,当中好一部分只是推测而已,但我仍然想和你们分享这些推测。因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共同合作去查明这到底是什么的一回事 。当中有些线索,我将会透过这视频给你呈现当中那些至为关键的线索。

他说: 当然,这都跟控制人口有关。

然后我说:那么,他们在是次会议里提到任何数据吗?

他说:是的,他们有提过,50%。

世界人口的一半。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就如佐治亚州石阵(Georgia Guidestones)上所言。那些不清楚什么是佐治亚州石阵的观众们,它是美国佐治亚州的一块纪念碑[佐治亚州埃尔伯顿市 ],在好几年前被不知道被谁竖起来了。碑文由八种语言写成,而它就像是光明会对新世界所立下的宣言。这是我演讲中一个重要的概念。

这个新世界宣言的其中一个关键点在于消减人口至五亿。而现在世界将近有70亿人,无可口非这是个庞大的计划。也就是说,几乎95%的人不会留下来。50%仅仅是第一步而已。而他们这样做並非不无原因。他们有其匆忙的原因,有其歇斯底里的原因。

在解释这一点时,他提到他们給这个计划起了个名。这个计划还有名字。然后我就说:对了,它叫什么名字?

他说:它叫做 “盎格鲁-撒克逊计划”。

盎格鲁-撒克逊计划。 我以前就听说过这个名字。我记得在历史上,它和很久前的十字军东征有关。但我和他都没有在现代的资料上再看到它了。接着,随着故事的继续,我开始明白到整个故事到底是关于什么──于是这视频的题目也就诞生了,还有就是我为什么想和你分享这些。我们必须一起合作,来搞清将来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相信就有这么的一个计划,就连希特勒也会引以为傲。 它是邪恶的,不择手段的;是令人难以面对的。它是如此的难以置信,所以我必须如实告诉你们,好等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它发生的可能性。

我一直说,这些计划是绝对 有可能成真的。因为证人亲耳在会议上听到了我刚刚所说的一切。我已经说过了,在小规模战争后,将会爆发更大型的冲突。

因此, 事件的顺序如下...... 已计划好的顺序如下:以色列攻击伊朗,然后将会有一段停火期。在此期间,西方国家的政府将会对人们进行严格的军事管制。而随之而来,中国将会受到生物武器的袭击 。它是一种类似流感的病毒,会像野火一样散播,并扩展至全世界…… 接着便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然后,这时,50%的世界人口都应该被消灭了──不仅仅是由战争和瘟疫所造成,也因为,相信很多观众都会明白,到了此时许多生活的基础设施都将会暂停运作:食品超市缺粮,加油站没油,通讯业倒闭,连喝水也成问题。

我们的证人暗示,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背后的目的,在于铲除中国,好等西方政府可以建立一个极权政权。如此他们在大灾难之后顺利重建"新世界"。我们的证人认为这正是当前正在发生的事。

计划叫做盎格鲁 - 撒克逊计划。我被告知到,计划之所以取名为此,是因为这关乎到一个由白种人继承新地球的计划议程。这是一个连希特勒也会引以为荣的计划。

如果他们认为有必要重建一个"新世界"──想想这个词组──如果一个"新世界"需要在社会大乱后被重建,那么他们想要盎格鲁- 撒克逊人来做完成这件事。他们不想中国人插手参与。

他们先铲除中国,然后盎格鲁-撒克人将会和其他民族共同继承这个"新世界"。──亚洲民族,非洲民族,和南美民族。但前提是,假定一切如计划般发生,这些民族在战后、社会大动乱之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去恢复其元气,除非盎格鲁-撒克逊集团愿意提供协助。

因此,这个计划还有其他几个组成部分。

你们当中很多人都已经看过《2012》这部电影了...... 在所有洪水、地震和海啸的灾难以后,结局里你看到那些大船航行在平静的海面上,阳光穿透白云,照耀大地,这就是"新时代的黎明"。而这部电影所暗示的,就是这些人将会重建一个新的世界,因为他们是灾难的幸存者,这就像是诺亚方舟的现代版。"新时代的黎明"可能正想喻义于此。

话说回来──我对其他研究人员对"新世界"的看法也很感兴趣──这个词,新世界秩序,我们大概在20多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听说过了。但是现在想想这个新世界可能是灾难后的新世界, 新世界秩序也是灾难后的新秩序。

他们或许正计划谁将继承新世界,至少如此。或许这就是新世界秩序的中心?它的本质是个秩序,是个迎接新世界的计划。他们认为这一切都即将来临。

现在,让我再说一遍。区分这些信息是极其重要的。我并不认为这一切会都将如他们所愿,但他们可能会不惜一切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我试图把这都描述得一清二楚 ,目的就是告诉大家别相信他们的计划当真会成功。因为当中有些深层的原因,让我们相信它不会成真。已经有很多的例子,說明他们的计划遭到告吹。

那我们该怎么运用这讯息呢?它将会尽可能的被译成各种语言。这个视频将会被配以中文、阿拉伯语、俄语、西班牙语,以及其他主要語言。

我希望中国人能够看到这段视频。我希望这能够引起中国的高层关注。中国人对提及到他们的视频都很敏感,尤其是那些附有中文字幕的。希望这段讲话会被上报到中国的情报部门和军方高层去。

当中原因在于,首先,如果这全是无稽之谈,那就无所谓了。对吧?但是如果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威胁,那么那些情报军官就必须了解这问题。

如果那个计划将为地球带来巨大的破坏,那么你就不需要去服从。因为那个计划除了对密谋它的统治者有利之外,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 而那个计划里并不包括你和我......这是肯定的。

好的,我的汇报就此结束。我希望你能细想一下上述的信息。我并非敦促你去相信它。我希望你能仔细查探,寻求箇中真假。我也希望你能仔细阅读全文,并看看这是否与其他任何你所知道和了解的有所关连。

这是阿瓦隆/ 卡米洛特工程的比尔·瑞恩所写。

谢谢。

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局

当然,你完全可以把这个阴谋论当故事听。但至少说明,对中国发动生化战争,早就是某些人的一个选项。

这个计划的缺陷在哪里呢?

这个计划的缺陷是,开发一个只针对黄种人基因的病毒,超出了他们现在的技术能力。

投毒者会没有解药吗?

这次可能还真没有。因为解药也超出了他们现在的技术能力。

为什么他们等不及了呢?因为时间来不及了,金融危机迫在眉睫,再不动手,他们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深红瘟疫

“一种呼吸道病毒在中国爆发,发烧的旅行者把它带到了美国。首例确诊者出现在芝加哥,47天后,美国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宣布病毒大流行,但为时已晚:1.1亿美国人感染,770万人住院,58.6万人死亡。”

这不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报道,不是电影剧本,而是一场2019年美国进行的疫情模拟演习。

2019年10月,这场病毒模拟演习文档被整理成一份内部机密报告,交到美国多个部门,包括白宫。

2020年3月19日,这份机密文件被《纽约时报》曝光。

《病毒爆发之前,一连串警告都被不被理睬》

2019年,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给这个模拟演练的剧本起了个特别的名字:深红瘟疫(Crimson Contagion)。

这个“病的症状之一,就是发烧。

这场疫情演练邀请了包括纽约州在内的12个州、12个联邦政府机构,以及美国红会等多部门多机构参与。这份报告中,参与这场演习的机构名单有7页。

剧本是这样写的:

中国爆发了病毒瘟疫。

2019年1月,外国游客在中国旅行的时候感染了这种会让人发烧的病毒,但登机前没有出现明显的症状。之后这群游客从中国飞回澳大利亚、科威特、马来西亚、泰国、英国、西班牙和美国。

途中,部分游客出现发烧和呼吸困难的症状。

一位52岁的美国大叔回到家之后,出现乏力和干咳的症状。他17岁的儿子去参加了当地一场大型公共活动……

剧本写道:这个病毒具有高传染性和高重症率,跟H7N9、西班牙大流感相比,发病率更高,重症率更高,危险更高。

美国CDC疾控中心向民众告知这次病毒大流行的信息,公布了社交隔离、在家办公等方面的指导准则,建议学校停课、延迟开学。

然而美国各州自行其是,联邦和各州政府乱成一团。

联邦政府的拨款不到位、各州拿了钱不知道怎么用;各部门缺乏协调、职责混乱不清;医疗物资短缺……

过了几周,美国的疫情恶化。

这时,各州开始争相向联邦政府求助:

“这里是纽约!我这里没呼吸机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不不不,这里是芝加哥,现在连防护服都没了!请联邦政府支援……”

……

HHS在演习总结中说:

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资金,也没有足够迅速的医疗设备生产能力来应对重大疫情。在演习的剧情中,生产疫苗耗资62亿美元,20亿美元增产抗病毒的药物,10亿美元买个人防护装备和医疗设备。

注射器、呼吸机这些医疗设备大多依赖进口,一旦病毒在全球大流行,美国在医疗物资方面很被动。

47天后,美国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宣布病毒大流行,但为时已晚:1.1亿美国人感染,770万人住院,58.6万人死亡。

报告在2019年10月提交给了包括美国国土安全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内的多个核心部门。

演习剧本完美预测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过程。

唯一的缺陷就是,中国的表现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只可惜,他们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揭秘共济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