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东:“人之初,性本无” !”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4}}作者:张卫东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一事关“人学”理论的基本问题,在中国历史上竟然争论了两千多年...”)
 
第53行: 第53行:
  
 
电话:18611562010
 
电话:18611562010
 +
 +
[[category:张卫东]] [[category:人性论]] [[category:人性]]  [[category:人之初]] [[category:孔子]] [[category:毛泽东]]

2021年6月12日 (六) 16:16的版本

作者:张卫东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一事关“人学”理论的基本问题,在中国历史上竟然争论了两千多年,但至今却没有一个一致的结论。

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始终尊崇“人之初,性本善”;而以荀子为代表的“法家学派”则尊崇“人之初,性本恶”。自汉代武帝纳董仲舒谏言“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历代基本认可孔子的“性本善”。不过坚持“人之初,性本恶”的学派并不折服,而是继续喋喋不休。到了近代,资本主义在西方兴起,“性本恶”刚好迎合了资本主义的正当性诉求,选择“性本恶”作为理论与道德依据就成了资本代言人的职责,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就是其典型代表。他把人规定为“经济人”,经济人以追求个人利益为目的,经济人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别人的利益,经济人本性为“恶”。

人之初究竟是“善”还是“恶”?这个话题始终是困扰人类至今的难题。尤其令人不解的是:经过两千多年的喋喋不休,为什么就争论不出一个统一的结论来呢? 我们看到,坚持“人之初,性本善”者,多以“待人以善”为行事原则;坚持“人之初,性本恶”者则多以“待人以恶”为行事依据及其正当性。在中国历史上,自汉朝之后,历代大多以“人性”作为人的底线标准,以“善”作为人性的主体内容。从此“爱,爱人;善,善良”被标定为中华民族成员的为人本分。自此善人,善事,善言,善行大行其道,并受到历代推崇。而西方国家以“性本恶”作为对于人的本性参照,在族群与族群,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西方一些统治者掠夺成性,无恶不作,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简直天良丧尽.......

同样是一个地球上生存的人类,为什么东西方民族形成如此巨大的差异?这无疑与东西方民族对于人性“善、恶”的理解和认知有关。而对于人之初“善”、“恶”的判定,只是人们经验和习惯的总结。人之初究竟是善还是恶,终究需要从逻辑上找出其科学的依据。这一话题经过两千多年的争论却不能结论的事实,足以说明只靠传统认知为依据这场争论仍然还看不到尽头。

“文化进化论”的创立,进而“人文逻辑”的发现,为我们彻底解读“人性”,“道德”的真谛准备好了打开疑问之门的钥匙。“文化进化论”的理论特征是“文化选择”逻辑,也就是说,达尔文是“自然选择”,而“文化进化论”是“文化选择”,“自然选择”是正选择,而“文化选择”是反选择。“自然选择”的学术特征是:自然界为主体,所有物种在自然规律面前以“遗传和变异”的方式,被动接受和适应自然界的选择,以求取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而“文化选择”是人类凭借自身越来越强大的智慧能力,在“自然选择”的基础上,反过以人为主体,自觉、主动地选择和改造自然,让自然更有利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让自然为人类服务。全部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人类“文化选择”暨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使自然更有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历史,是人类的文化史。

选择群居和社会化,是人类从对自己有利出发作出的最具典型意义的决择。人类的社会化进程,进一步扩大和加强了人类自身力量的整合、叠加,使人类更加强大起来,使人类在生产、生活以及在原始族群,部落,国家之间的战争中更加有利。社会化对于人类是有利的,否则人类不会如是选择。可是,人类的社会化也产生了一系列次生的问题:比如,人们在选择了群居和社会化之后该如何相处?就成了人类群居和社会化之后一个重要的课题。

人类生产、生活的社会化组织,是建立在共同获利的基础上的,也就是对于每一位社会成员都是有利的。因此,利益(有利)始终是人们相互结合或解体的纽带和动因。由于社会成员发展的程度不同,利益平均化只是最原始的选择。随着人们发展差异的加大,各个成员,各个族群,各个组织,各个国家之间的公平之争,利益之争就成了人类社会稳定发展的重大威胁。为此,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人们应该如何相处?原则是什么?该如何规范?这无疑成了人类社会普世的价值诉求。

战国时期,社会族群,国家,地方派系之间的纷争,缠斗,混战等已严重威胁着社会的稳定,严重制约着社会发展和文明进程。这一现象反映着两方面的问题:一是社会制度问题;二是人与人该如何相处的问题。当时,孔夫子迎合了社会发展的要求,提出了儒学中有名的“人性”和“道德”学说,力图以此来规范人们的社会关系。孔夫子的人性,道德学说之所以能够被历代所推崇,孔夫子又能被尊称为“万世师表”,关键就在于孔夫子的人性,道德学说准确地反映了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发展的主要痛点,暨社会化过程中人们如何和谐相处,怎样维系社会进步、社会发展的重大原则问题。

孔子主张:在社会相处中人们应该互相关爱。只有这样,国家,社会,族群,组织,家庭,人与人之间才会团结、和睦,社会才会和谐,有序,生产才会繁荣、发展,生活才会美满、幸福......孔夫子把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关爱称之为“人性”,作为对社会成员的人格标定。将“善”、“善良”;“爱”、“爱人”归定为对于人的起码要求,并将其进一步演绎成道德标准,暨人性在不同的关系中的体现方式:如:父与子之间的“慈和孝”;君与臣之间的“仁和忠”;同事之间的“诚和信”........儒学中的人性、道德学说是孔夫子对于人类社会学的伟大贡献,他紧紧抓住了社会中人与人如何相处的关系问题,提出了具有深刻意义的见解。

依据传统的认知方法,孔夫子的人性道德学说,称得上社会学中有关人与人关系学说的经典,并构成中国社会道德传统的核心。可是随着“文化进化论”的创立,随着人文科学基础理论,暨基本逻辑方法—-“人文逻辑”的发现,对于儒学,对于儒学中的人性、道德学说从理性,暨逻辑的角度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解读。发现:孔子的人性,道德学说虽然在人文科学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该学说毕竟成熟于人文科学理性成熟之前,免不了仍然停留在经验阶段,其实质性内涵还没有全部发掘出来。

首先是对“人性”的定义。“人性”实际上就是人的“文化性”。“文化进化论”规定:文化是人的本质、本性;是区别于一般动物的类行为、类特征;文化就是人类智能对本能的控制,驾驭,改造以及导引行为的过程;文化就是人的生命(灵性生命过程);文化的基本形式是选择,暨“文化选择”=“进化”。文化的基本规律是:“追求有利(本质);不断选择(形式);要好、求强、向上(特征)。人类就是以文化的方式从一般动物中分离出来,形成为自己的类——人类,以文化的方式生存和进化,以文化的方式与一般动物相区分。因此文化构成了人类的本质特征,成为人类生存的依据,进化的方式。

人类的行事方式就是“选择”—-“文化选择”——文化。人类从有利出发选择了群居和社会化,不过在社会化之后究竟如何相处已成为人们必须要面对的重要课题。当然人类选择首先要确立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对他们有利”。人类在选择的实践中体会到:对人不友好,作恶,害人,从长远来看对自己是不利的,因此人类才学着爱,爱人;善,善良。人们从此得到了益处,换来了别人对自己的爱,换来了别人对自己的善......实践证明,爱,爱人;善,善良是正确的,是对人类和人类社会都有利的。因此人们逐渐选择了这样做,并使之逐步成为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

孔夫子认真总结了人类社会关系的实际经验,锁定了“爱、爱人”;“善、善良”为人们相处的最高标准,并将其称为“人性”。孔夫子的所谓“人性”实际上是人们“文化选择”的结果。可是在人们选择之初,以及在整个选择过程中始终围绕着一个前提,那就是是否对自己有利!?我们看到:人们最终选择爱、爱人;善、善良是人们文化本性的体现!是人的文化性标准——“对自己有利”在人与人关系中的再现。孔夫子将其称为人性,实际上“人性”有着更深层次的内涵,暨人类不断追求有利的本性。这样就出现了两个层次的人性:人的文化性(追求有利)和人的文化性在人与人关系中的体现形式:爱、爱人;善、善良。无奈我们只得进行折中处理:将人的文化性,暨对有利的追求规定为“广义人性”;将人与人社会相处的关系爱、爱人;善、善良规定为“狭义人性”。

实际上,人的文化性,暨追求有利;不断选择;要好、求强、向上才是人类真正的本性—-“人性”。而爱、爱人,善、善良,暨孔夫子的所谓人性实际上是人性派生的实现形式,属于人的社会关系文化,其实质应该是在社会中“人与人相处的方式和态度”。在传统的认知中,所谓的人性,爱、爱人;善、善良是人们的一种付出,一种勉强,归功于教育的结果。而按照“文化进化论”的逻辑,这应该是人类觉悟的体现,是人类自觉选择的结果。所以爱、爱人;善、善良,即孔夫子的人性,是人的“社会性”,是人的“社会价值”。人凭借着人性才能立足于社会之中,如果一个人没有人性(没有爱心,十恶不赦),社会中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因此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人性”是自身一切社会价值,社会成就的基础。


依照“人文逻辑”的原理,人类社会的所有组织,族群,国家,社团,家庭都是一种“价值链”关系。社会所有主体,整体,局部,不同侧面等都互为价值,互为有利,构成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而社会所有价值(有利、有用)的核心就是孔夫子的人性,爱、爱人;善,善良,无疑狭义人性是人的社会价值的基础和核心。因此人性、道德就不能简地理解为单方面的付出,而是“以付出的方式所构建的社会和谐”,这就是说:人性,道德是建立在对自己有利,暨诉求上面的。这一点是传统逻辑认知无法达到的。

孔夫子的狭义人性是人的文化性,暨广义人性在人与人社会关系中的体现。因此狭义人性是广义人性的实现形式或工具。可是狭义人性仍然是一个一般性的概括。它在不同的环境或关系中,也需要不同的演绎形式:比如,在父子的关系中,狭义人性则以“慈”和“孝”来体现。在这里父亲的人性是以“慈”来体现;而儿子的人性则以“孝”来体现。在君臣关系中是以“仁”和“忠”;同事关系中是以“诚”和“信”来体现。其它如:仁、义、礼、智、信;诚、信、廉、洁等都是狭义人性的具体形式,在儒学中被称为道德。就此,可以说:人性和道德是同一个事物,人性是内容,而道德是形式。

我们回到文章的开头,人之初,人性是善还是恶?争论了两千多年,至今仍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使之成了千年未解的历史性难题。实践已经告诉我们,用传统的认知方式是解决不了这一难题了。有幸“文化进化论”给我们准备好了解决这一难题的逻辑方法。今天我们就用这一方法解说这一难题。

首先,什么是“人之初”。人之初无非是两种情况:1)人刚生下来之初;2)人类由一般动物进化成“人”之初。先说人刚生下来之初。人类十月怀胎,最初由精子和卵子受孕结合成为胚胎。此时的胚胎还不能称为人,它只是一个发育中的人。因此在它降生之前,以及降生之后到理智成熟,他还不是一个成熟的人。至于他是善?是恶?他自己还无法决定。事实证明,善与恶属于人的社会属性,与人的遗传没有多大关系,其社会属性主要靠文化传承来实现。达尔文在进化论中证明:人类的道德性情不是由遗传来延续的。在这里“人种”属于人的自然属性,要依赖遗传方式来进行延续。所以我们看到人之初的善、恶根本就没有形成,最后是善,是恶是由他成为成熟的人之后选择的结果。文化进化论主张“文化选择”的逻辑,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在成人之后受多方面影响,再由自己心智成熟程度,决定选择善或者恶。人的选择就是人的文化,文化选择的前导就是对“有利”的判断。这就是说,有人选择做恶,往往也是认为对自己有利,是对的。这就是典型的错误选择。也有人故意这么做,这就是罪恶选择,属于“反文化”。不过,不论属于什么情况,在人没有成人之前,是没有善恶观的,就是说,“人之初,性本无”。

再来谈第2)种情况。根据达尔文进化论的解释,人类是由一般动物—-猿类进化来的。现在需要搞清楚在人类由猿类进化成为“人”的那一刻,暨“人之初”究竟是善还是恶?有人会不会以为,一般动物都是凶残的、恶的,那么人最初就应该是“恶”的。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一般动物的行为主要是由本能驱动的,自然进化的规律告诉我们,动物们为了生存总是要尽力猎取食物,为了猎取食物有的动物则表现的特别凶残,不过当它们吃饱喝足,它们那股凶残劲儿也就不见了。不过,不管一般动物是凶残还是温顺,它们毕竟还不是人类。因此,以动物性来规定人性是不恰当的。尤其,一般动物进化成为人,其分界线是人类祖先(此时仍属于一般动物)的“意识成为其行为的主导=文化”,也就是说:文化开始逐渐成为人类的行为方式。人们由“自然选择”开始进入“文化选择”的历程。他们从对自己有利出发选择了群居和社会化,然后选择以爱、爱人;善、善良的方式来相处。就此可以说人类开始拥有了“人性”。只有人才配称得上“人性”,其实“恶”也是人性,暨人性的另一面,把人性单一地理解为善和恶都是不准确的。人性有它的两面性,善和恶,也就是宗教里面所说的“佛、魔同体”。同时,人性爱也有它的另一个侧面,那就是“恨”。“恨”是对人性“恶”的反映。是人们在遭受到别人的欺凌,面对对方的“恶”所产生的逆向情感。讲人性不能只片面地讲“爱”,讲“善良”,同时也要讲“恨”。对于我们的敌人,对于“十恶不赦的恶人”要恨得起来,要敢于和他们斗争,要争取消灭他们。

当年毛泽东主席反复强调: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就是说,我们讲爱,我们要爱人民,要为人民求解放,要为人民谋幸福,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同时,要爱我们的同事,家人,朋友……也就是说,我们要团结人民同敌人作斗争。毛泽东主席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规定为中国人民的三大敌人,中国的革命就是要革这三大敌人的命,把他们打到,推翻,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个目标毛主席带领我们实现了!

毛主席还重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反复强调:在阶级社会中,人性是有阶级性的……这就是说,人性是具体的,不能抽象的、脱离实际来谈人性。现实的中国社会仍然是由我们,同盟军,朋友和敌人组成的。那么谁是“我们”呢?广大人民,包括私营企业主;谁是我们的“敌人”呢?大垄断财团(垄断资本),官僚买办资本极其爪牙是我们的敌人。应该强调:在繁荣经济,科技进步,促进民生,安排就业等多方面,民营资本是积极的,有利的。同时民营资本又是大垄断资本吞并的对象,因此民营资本与大垄断资本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在根本的利益关系上,虽然民营资本的利润构成大部分属于广大民众的产业基金,但这不是民营企业主的自觉所为,而是自发的资本生产方式的产物。因此民营资本是我们的同盟军,也属于人民的范畴。

在当前中国社会历史的,现实的环境下要对人性精准定位,其中正面的是“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全面精准扶贫,构建全球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团结全世界人民,建立反美、反霸统一战线,消灭大资本财团极其一切爪牙,建立大同社会,消灭战争……这无疑是人类社会文化的大势,是历史的必然。对于一个国家,甚至一个个人究竟该怎样选择?当然有自己的自主性。至于有的人为善,有的人为恶,有的人善多一些,有的人恶多一些,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可是在人类没有进化成人之前,不论其是善,是恶都不能称为人性,而是“兽性”或其它。这就再次证明:“人之初,性本无”。

重复我们前面说过的话:狭义人性是什么?是人类在社会中相处的方式和态度。人性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后天文化选择的结果。说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都不准确,而是“性本无”。同时,人性是价值,是人生价值的基础,是人生一切功德,业绩,财富,社会认可等价值的源泉。把“人性”理解成单一的“付出”是不准确的,人性的实质是一种“付出形式的索取”;是一种积极的付出。因此“狭义人性”构成社会道统的核心内容。

2020年2月10日

战疫时期于唐山

电话:186115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