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共济会2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首页>条目>共济会

何新 探索宇宙实相 4月16日

六、共济会的历史性质

那么对于共济会应该如何定位?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我最近在研究中对它做了一个小结,在此给各位读一下:

(1)共济会是一个具有共同信仰、共同奋斗目标的男性结盟兄弟们的组织,所以又叫兄弟会。

共济会员都有公开和秘密两重身份。公开身份如总统、议员、银行家,秘密身份是共济会分级会员。 基金会和俱乐部(“会舍”)是共济会控制及联系精英与社会的两大基本纽带。

共济会员兄弟们立誓信守盟约,必须严守秘密——“Aude Vide Iace”。必须相互支持,不能背叛兄弟。理论上兄弟情谊高于法律、国籍、道德。共济会内部分级秩序森严,上下界之间不通流。

全球共济会具有模式统一的会所,统一的服饰,统一的密语和手语,统一的口号和意识形态——普世价值,统一的规矩和制度。

共济会不是一个民间团体,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宗教信仰团体。它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统治组织,是当今世界经济及政治的真正控制核心。

共济会——光明会控制世界的结构

(2)关于共济会的原始起源:不详。

共济会自称起源于古代中东地区,起源于巴比伦,迄今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对此事实上无法考证。 而据我的研究,共济会发展确实经历了四个阶段:

1.远古时期。据共济会传说,它的信仰起源于远古的中东地区,与犹太人的祖先闪含族的神秘信仰有关,例如崇拜光明古老宗教——琐罗亚斯德教(中国古代也很早就有这种神秘教传播,古人称作“袄教”)和德鲁伊教有较密切的关系。这个时期历史上还没有出现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所以共济会认为自己的信仰是世界上最为古老的。

此外,共济会自己的历史中宣称早在毕达哥拉斯的时代这个组织已经形成。毕达哥拉斯建立了一个秘密传授神秘教义的团体,这个团体被认为是后来在西方学术界有影响的神秘组织光明会的前身。 2.古代共济会曾是犹太富商、大理石匠、炼金术士的组织。

据我掌握的资料,共济会在罗马时代,在罗马控制商业和金融的中东商人中,已经是一个有极有影响的商人之间互助、合作、结盟的秘密组织。其中有许多犹太商人。

3.中世纪共济会曾与十字军骑士结盟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欧洲的中世纪,共济会中的犹太和中东商人与十字军的组建有密切关系。后来十字军的三大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这个团队也叫马耳他骑士团,又是近代的红十字会的前身)和条顿骑士团的许多成员都入了共济会。

此外,在中世纪后期,共济会的兄弟会是一个地下活动的异教、异端组织。共济会也是大西洋海盗的后台,是为十字军骑士提供金融服务和获取情报的组织。

4.近代共济会是银行家的行会

16世纪犹太银行家控制了葡萄牙和西班牙,先后建立了西班牙——阿拉贡王国,与神圣罗马帝国争夺权力。犹太银行家资助一批冒险家们(麦哲伦、哥伦布都是犹太人)发起了探索新大陆的地理大发现运动,找寻黄金和开辟世界市场。这是近代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先声。

在17世纪,犹太银行家先后控制了法兰西和荷兰,建立了著名的荷兰——尼德兰(低地)金融国家。 5.近代共济会发起开拓殖民地运动

犹太银行家组建了国际化的东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这些公司是跨过公司的原型,其中早期最著名的是荷兰和瑞典的东印度公司,在亚洲、非洲和美洲建立了一系列殖民地和海外领地。

近代共济会的触角在明代后期伸展到东方的中国和日本,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武装船队一度占有了“福尔摩萨”——台湾。

日本近代早期的资本主义也是在荷兰殖民者的带动下萌发,所以18—19世纪日本称西方学术为“兰学(荷兰学)”。共济会参与了日本的明治维新。明末侵略朝鲜和中国沿海的日本海盗身后,有一批金钱支持者就是荷兰共济会的犹太银行家。

犹太共济会商人的触角至少在明末清初伸展到中国。但实际也许进入更早,欧洲有人认为马可波罗是犹太人。 1759年末,瑞典东印度公司“卡尔王子号Prince Carl”到达中国广东。船上的犹太商人是国际共济会成员,他们登陆后举行了庆贺的集会,这是共济会在中国活动的最早可信记录。

根据英国共济总会Premier Grand Lodge of England的记录,1768年编号407的共济会会所(the Lodge of Amity No.407)在广东举行了秘仪集会,当时共济会尚未在中国建立正式的会所。

鸦片战争胜利后,英国获取了香港半岛的租借权,英国共济总会于1844年9月18日授权在此建立皇家苏塞克斯会所Royal Lussex Lodge No.501 EC,这个设立在香港殖民地的会所,以当时英国共济会总会大师Grand Master的苏塞克斯公爵Duke of Sussex命名。共济会实际是当时控制殖民地和商业的隐身指挥部。1845年4月3日共济会香港会所举行第一次开馆集会,之后一系列分会所在广州、上海、青岛、厦门纷纷建立。

17世纪以后,西方在亚非拉侵略和控制了大片的海外殖民地和海外领地。必须修正的一个重要历史误解是,这些殖民地表面上看起来所属宗主国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等主权国家,但实际上这些殖民地的在商业和金融上的真正管理者并非这些国家的政府,而只是挂在这些国家的名下。

海外殖民地的真正主人是东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的老板——这些公司拥有武装舰队,有权自行任命殖民地总督。这些跨国公司的主权归属非常隐秘——公司真正的主人们是国际犹太共济会内的银行家团体(股东)。

七、近代共济会起过进步作用

犹太银行家早在17世纪即逐步从金融和财政上控制了英国,在英国发动了一系列宗教革命和政治革命,从而把英国的王权予以虚化、象征化。18世纪后,英国共济会建立了王权与金权的联姻。在既不光荣也非革命的所谓“光荣革命”之后,犹太银行家把荷兰—尼德兰的金融财富转移到英格兰,通过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开始经营对中国的鸦片贸易。 18世纪末犹太共济会银行家资助和推动了美国独立运动。美国革命的首领华盛顿虽然不是犹太人,但本身是拥有黑奴的奴隶主,也是马里兰州共济会的教主。

1716年前后,英国地区的共济会在伦敦开会,把英国地区许多秘密活动的分会组合成统一的总会。请英国的王室成员和贵族担任会长和大师傅,这意味着共济会得到皇家、国家的承认,可以公开存在了。在此之后,英国利用共济会在欧洲登陆,积极推动以英国为中心构建世界帝国的活动。

还应当指出,共济会的许多会员在近代西方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中都是积极和活跃的人物。近代共济会曾是一个反对天主教的教权控制,从事启蒙活动和地下密谋活动的革命组织。革命的对象主要是针对天主教的教会势力。

现代共济会有两种面目,就是公开一面和隐蔽一面。公开一面的共济会,在许多国家已经是公开存在和正式注册的合法组织,它往往是以一个促进道德目的的慈善和修身的非宗教组织的名义进行注册。


[译文:作为一个慈善组织,共济会永远会参与不同社区的援助活动。]

美欧日本地区公开的共济会俱乐部:

但是共济会很少对外举办公开的大型活动。

实际上,共济会有非常隐秘的地下活动的一面,就是这一面往往使它成为阴谋论的关注对象。

首先共济会是普通人无法介入、不公开招收会员的一个庞大的、跨过和全球化的神秘组织。多年来,共济会已经编织了一个全球化的会员和组织网络。

各国共济会的会员没有普通人。他们是各个国家和地区精英中的超级精英,包括大富豪、政治家、军人、有重大影响的学术人士和文艺家等等。事实上,共济会以一种高端俱乐部的平台形式,形成了一种能够影响、操纵甚至主导许多国家领导阶层思维方式的核心组织。共济会也一直试图使自己成为未来全球化运动的一种领导核心,成为所有的发达国家中的超级精英的聚合体。

八、共济会想成为控制全世界的影子政府

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现代共济会是一个集金融、情报和政治及宗教活动四位于一体的影子政府组织。是西方金融及政治的指导核心,是未来西方组建世界政府的雏形。

共济会的神秘高端集团——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们只能通过一些共济会与这些机构的互动和活动发现他们的存在。

我研究过西方一些情报机构的组建历史,比如在伊丽莎白时代建立的英国军情5处(M5)和后来出现的军情6处(M6),就是共济会和它的骑士团建立的。有资料表明,共济会控制着美国、英国和法国的情报机构、警察公会和一些国家强力机构(包括国土安全局和FBI、CIA),包括以色列的摩萨德、法国的情报局等。西方的情报机构实际都是受控于共济会的。美国总统控制不了美国的CIA、FBI。其资金由共济会提供,财物活动也只对共济会负责。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指出美联储是私人机构,不完全对。美联储实际是共济会的金融机构,美国的国税局也是共济会的机构(共济会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英国军情局旧徽标,图中三角形是金字塔,王冠上有上帝之眼

此外,会让人眼镜跌落的是——事实上共济会的幕后老板也能间接操控世界主要大型黑道,包括意大利黑手党,以及拉美和亚洲金三角地区的贩毒黑帮。

共济会的最高端核心人士,都出自地球上最有钱的世袭金融家族。共济会通过各种基金会,控制着全世界最好的大学、科研、学术机构,掌控了世界上最聪明、最有学识的头脑和嘴巴。共济会操控着世界上最有名的传媒和互联网。共济会通过金融控制,也使各国政治家成为为他们服务的政治工具。

此外,共济会也控制着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国家性非政府组织。

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世界粮农组织、梵蒂冈教廷、北约军事联盟、欧盟等国际组织,后面都有共济会的协调与操控之手。共济会把这些国际组织作为其实现全球新秩序的战略性工具,从属于共济会欲统治全球的总目标。

共济会通过控制诺贝尔基金会,而控制着诺贝尔奖的授予。共济会金融家核心家族均设立大量基金会,以供给资金方式控制大学、媒体、科研、艺术。包括美国的Nasa。

美国宇航火箭上的共济会标志:独眼金字塔

共济会的基金会和投行控制着世界石油市场、黄金市场,控制着世界粮食市场、医药市场、高级消费品市场和宝石的生产、流通和认证体系,共济会控制着世界主要军火和毒品市场。

有组织就会有矛盾。在共济会成员内部,有协调关系,也有斗争关系,还可能有拥护谁当老大的问题。 所以即使英国、法国、日本、德国都是共济会国家,还是打过拿破仑战争,打过美国反对英国的独立战争,打过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一部分共济会国家打另一部分共济会国家。

但二战后国际共济会统一协调步骤,对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就是冷战。冷战后,现在共济会协调一致对付中国和压制发展中国家,其共同利益大于其内部矛盾。

共济会在天主教内的兄弟会渗透于耶稣会、方各济会、浸礼教会等。19世纪以来,共济会已渗透控制了梵蒂冈教廷。多任教皇是共济会员,并且是共济会对基督徒的精神和宗教领袖。但是除红衣教皇外,共济会在天主教耶稣会中还有一个“黑衣教皇。”

共济会下面有多种分支。其高层分支兄弟会有:波西米亚俱乐部、光明会(文艺科教艺术界)、骷髅会(耶鲁毕业精英兄弟会)、彼德伯格俱乐部(国际兄弟会)等。在法国为大东方会社等,在英国有约克礼仪会社,在意大利有马耳他骑士团等,在德国有日耳曼骑士团等,名目颇为繁多。

应当说明:以上这些判断,并非出自我个人的武断,后面有许多来自共济会内外的资料作为证据和支持。只是限于时间,我无法在此一一展示。将来我会把他们写成书。

九、共济会的历史作用

下面谈谈共济会在近代西方历史中的作用。

共济会与近代资本主义的兴起有直接关系,我认为它的作用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经济方面,主要是主导金融与自由市场。

二、意识形态方面,主要是传播反天主教的自然神论,自由主义、理性主义、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即所谓“启蒙思潮。”

三、在政治方面,可以说共济会是近代的一种资产阶级革命组织,是在一系列国家反对教权、反对封建主义的革命核心。

我们知道,文艺复兴以来,资产阶级在欧洲发起了一系列反对教皇和王权、反封建的革命运动,包括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大革命。

16世纪文艺复兴时代绘画已有共济会标记:独眼金字塔

“圣母的晚餐”,1525,作者:意大利蓬托尔莫

[彭托莫Jacopo da Pontormo,本名JacopoCarrucci,1454—1556),16世纪的意大利画家。他与佛连提诺、布隆齐诺、瓦萨里等后期文艺复兴画家,被美术史家称为“矫饰主义”(前巴洛克派)代表画家。矫饰主义(Manierismus)是德国美术史家创造出的风格概念名称,泛指从盛期文艺复兴到初期巴洛克之间的艺术风格,年代约在1530至1600年。包括在拉斐尔和德尔·萨托去世后的佛罗伦萨派与罗马派绘画的倾向,以及十六世纪末叶的尼德兰绘画。彭托莫就是由文艺复兴向巴洛克风格过渡时期的画家。

彭托莫的艺术作品,除了大型壁画,同时也创作许多肖像画,使他成为一位著名的肖像画家。例如《持戟的士兵》、《枢机主教邱尔威像》、《亚历山卓·德·梅迪奇》等,都是杰出的肖像画作品。]

文艺复兴以后的世界性资本主义并不是自发出现的,不是由欧洲城市市场的小老板们——所谓商人和企业家自发搞起来的。它后面始终存在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就是作为鼓动者——组织者和资金后援者的共济会(干革命是需要金钱的)。

1792年法国大革命时期发行的共济会钞票

(上方有神眼标记)

18世纪共济会在北美发现的美元(债券)

(图案是未完成的金字塔)

此外,近代地理大发现(西方所谓的大航海运动)、对亚非拉美的殖民地开拓,背后的推动者和出资者也都是共济会的兄弟们(最早主要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的犹太商人共济会。哥伦布就是一名犹太裔的冒险家)。 1649年的英国革命,是控制“伦敦城”的共济会金融家和商人发动的。

11世纪的十字军时代,威廉一世(1066—1087年在位)登陆英伦,其队伍中除了圣殿骑士,还有许多犹太富商以及海盗。英王政府从都铎王朝Tudor dynasty时代以后,就逐步被伦敦金融城(法权独立的经济特区——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共济会银行家和商人们所控制。

1649年国王被克伦威尔砍了脑袋,不太听话的克伦威尔后来又被共济会干掉。此后,没有英国国王、女王敢不听共济会的话。

1716年英国共济会总部的建立,标志着共济会的近代化,并与王权直接结合。在英国决策的不是女王政府,而是隐身幕后的共济会。

美国的独立战争也是共济会员发动的。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站在共济会圣殿前(油画藏于华盛顿共济会纪念馆)

[注意图中的石柱、规矩标志的石匠围裙、黑白地板等共济会标记]

美国革命与共济会具有直接、密切的关系。美国独立者们得到法国共济会的支持,除了金钱,法国还派出志愿军支援美国人的反英战争。共济会员拉法叶侯爵领导这支志愿军与英军作战,这支法国共济会军队是独立战争中战斗力最强的军队之一。华盛顿的统帅部中,60余位将领中的33位是美国共济会员。

法国共济会员、美国独立战争功臣拉法叶将军

拉法叶的剑和拉法叶共济会分会舍(纪念馆)

有一位神秘的犹太人、共济会员哈扬·所罗门(Haym Salomon),代表共济会提供了北美独立运动所需的绝大部分资金,并在其后拯救了华盛顿的新政府渡过财政危机免于破产。哈扬资金主要来自反英的法国、荷兰的共济会商人。他们把对美国的援助看做一种投资。(据《不列颠百科全书》记载:哈扬·所罗门前后总共为北美殖民地政府及其领导人提供了大约60万美元的资助。折合成2005年的美元汇率相当于39,264,947,368.42美元,也就是将近400亿美元。)

美国纪念犹太人哈扬·所罗门建国纪念的邮票

法国大革命背后也有共济会员活跃的身影。革命领袖马拉、丹东、罗伯斯庇尔、富歇都是共济会员。 拿破仑当皇帝后,委任他的哥哥出任法兰西共济会会长。

建立近代德国的条顿/容克骑士团(圣殿骑士团的盟友),也属于共济会。著名的腓特烈大帝,曾担任普鲁士共济会的会长。

建立近代意大利的独立运动领导人加里波第也是共济会员。我年轻时曾读过英国作家伏尼契写的一部著名小说《牛虻》,里面描写了意大利“烧炭党人”反对天主教和奥匈帝国的斗争故事。

烧炭党就是共济会在意大利建立的一个秘密组织。这部英国小说,实际描写的是意大利共济会员(烧炭党人)的生活与斗争。

意大利独立英雄加里波第,注意其左侧身后的共济会规矩会徽

十、共济会影响了苏联和中国的变迁

20世纪初的俄罗斯革命,90年代苏联的解体都与共济会员的秘密活动有关。苏联解体前,据说体制内已经有数百位高官加入共济会。

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与美国里根总统使用共济会方式的特殊握手礼

俄罗斯历史学家O.A.普拉托诺夫在《俄罗斯荆棘之冠:共济会历史1731—1995年一书第25章揭露,自1945年至1994年,原苏联体制内约有400名以上的党政高级官员加入共济会或隶属共济会的国际组织(如“彼德伯格俱乐部”、“大欧洲”委员会、“国际俄罗斯俱乐部”等),其中包括最高领导人如M.戈尔巴乔夫、A.雅科夫列夫、Э.谢瓦尔德纳泽、B.叶利钦等,均是国际共济会会员。

俄国共济会最初是作为英国的俄国分会建立的。目前已知道的最早文件至迟出现在1731年。这一年,伦敦共济会分会领袖洛弗尔(Lovell)勋爵任命乔治·菲利普(George Philip)上尉为俄国分会的领导人。

(关于俄罗斯共济会的国内外学术著作有:赵世锋翻译的《俄国共济会百科辞典1731—2000》,作者是共济会员A·谢尔科夫。十月革命后,在巴黎的俄罗斯流亡作家、共济会员梅利占诺夫于1931年在巴黎出版了回忆录《在宫廷政变的道路上——1917年革命前的阴谋》。该书认为,策划1917年二月革命的政治中心并不是所谓的进步联盟(Прогрессивный блок),秘密活动的共济会才是这一中心的真实所在。也就是说作为十月革命前奏的1917年二月革命,是由共济会组织和策动的。

1990年,俄罗斯学者A·阿弗夫出版了《共济会员和革命》一书。在这本著作中,作者研究了十月革命前后俄国共济会员和宫廷阴谋、共济会员和2月革命临时政府的形成、共济会员和警察机关的关系等问题。)

1991年苏联解体后,共济会法国分会·大东方分会在莫斯科开堂。2010年6月19日,德国共济会的分会所也在彼得堡设立,序列号是1441。

俄罗斯历史上的一批著名的启蒙作家,包括普希金、巴枯宁、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普宁等都是共济会员。 对于中国近代来说,19世纪向中国贩售鸦片的东印度公司是直接隶属于英国的共济会。而各位知道,1840年爆发的鸦片战争彻底改变了中国近代历史。

有史料表明,清末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从反清的洪门、兴中会到同盟会,以及革命领袖孙中山(在实行联俄、联共的新政策前),都曾得到国际共济会的支持和资助。康有为也曾得到共济会的援助。

美国华人秘密社团:洪门致公堂

美国洪门兄弟在游行

洪门由明清时期的“天地会”演变而来至现今,已有400多年。洪门系统的各分支遍布美国,法国,南非,澳大利亚,越南等20多个国家。

1904年,孙中山曾以“洪门大哥”身份赴美进行革命活动,包括广州黄花岗起义的多次反清起义是洪门兄弟发动的。 1992年,“洪门老大”林绅在美国檀香山去世,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数9万多人。其中包括世界各地的洪门坛主还包括全球各大社团,包括意大利黑手党、共济会、日本的雅库扎,香港的三合会,俄罗斯的战斧帮,台湾的竹联帮等等。据统计,截至到2005年洪门在世界各地的邦众超过90万人。

在一定意义上的确可以说,共济会的历史,就是世界近代史。

十一、共济会的中心在哪里

那么国际共济会的中心总部设在哪里?这是一个目前未被披露的问题。也许在瑞士,也许在伦敦。但似乎不在美国,可能还是在欧洲。不要以为美国是当今世界的唯一老大,其实老大背后还有真正的老大就是共济会。 美国其实是一个完全被共济会控制的国家。美国总统不能自己决定任何政策,他的政见和主张必须符合共济会的方向和需要,否则他会被弹劾下台——例如尼克松,或者被暗杀——例如肯尼迪。每一个美国总统都知道自己不是国家的真正的老大。许多总统抱怨过自己虽在其位,却决定不了实施什么政策。

“世界新秩序”这个口号,出现在美国的国玺图案上

共济会的老大究竟是谁?这是很神秘的一件事。我目前的了解也不确切。

从我目前掌握的资料,共济会最高层是由13个根深蒂固来源悠久的富豪家族所控制。

此外,似乎还存在着一个三百人左右的秘密跨国高层会议。其中囊括了全球的顶级富豪,英、美、法、日、德、意等发达国家的政治家及元老,宗教领袖,全球主要传媒及网络的控制者,及若干有实用意义领域的学术精英也被不固定地邀请到会。

国际共济会中心曾多次随国际金融中心的转移而迁移,历史上也许曾在米兰、伦巴第、威尼斯、里斯本、法兰克福,以及荷兰、瑞士、瑞典、英国、法国、普鲁士存在。现在的国际共济会权力中心可能还是在英国,金融中心在英国首都的“伦敦城”、纽约华尔街及瑞士。当今世界八大金融中心(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苏黎世、香港、巴黎、法兰克福),都与共济会有密切的关系。

日本城市一些纹章中的共济会标志

各国家、各地区的共济会总部之间并无垂直的领导关系,但有密切的协调合作关系。

美国共济会的最高决策会所之一是“猫头鹰俱乐部”(波西米亚俱乐部)。

[波西米亚俱乐部(Bohemian Club)位于旧金山,被认为是全球最隐秘的权贵兄弟会俱乐部,约有会员2700名,包括大多数来自美国前任总统、政要、企业家、金融家、科学家和艺术家。波西米亚俱乐部每年7月中旬会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里欧的波西米亚森林(Bohemian Grove)野营地举办两周的夏令营,同时举行共济会礼仪的神秘祭祀活动,协商重大经济政治问题。俱乐部严禁成员对外谈论讨论议题及活动。这个俱乐部曾被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称为“地球上最伟大的男士派对”,成立于1872年。]

美国加利福尼亚波西米亚森林中的“猫头鹰俱乐部”

1980年代波西米亚俱乐部的一次森林密会

(左为里根,中为洛克菲勒,右为尼克松)

波西米亚俱乐部举办神秘共济会礼仪的猫头鹰偶像祭祀活动 ——据说美国历届总统都曾参加

除此以外,共济会在美国高层精英和富人圈里,还有许多对外封闭的俱乐部,几乎每个州都有这种共济会富豪及权贵们的俱乐部。除了全国性的波西米亚富豪权贵俱乐部外,知名的还有太平洋联盟俱乐部Pacific-Vnion Club等。 还应注意的是,共济会是一个跨国的精英组织。从属于国际共济会的著名跨国性团体还包括:

1、三边委员会:以来自北美、西欧、日本的350名商界人士、劳工领袖、政治家和学者构成三边委员会主体,该团体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2、彼德伯格俱乐部:该俱乐部大约有130名来自欧美商界和政界的新老会员(冷战后加入了俄罗斯精英),其中以银行家和部长们居多。

3、对外关系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听上去像是某个美国政府官方部门的名字,但它的真相却是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秘密社团之一。它直属于共济会,共济会为其提供全部资金。美国的外交政策,并非由国务院制定,而是来自这里。 所以,综合以上的介绍,共济会的秘密和能量就在于:

1.它建立了一种超越国家的体制,

2.它建立了一种超越宗教的圣教,

3.它建立了超越主权的国际货币(英镑、美元和黄金)。

共济会通过它的盟友和分支“光明会”以及各种贵族和权贵组成的“骑士团”(实行不仅给予荣誉也给予金钱的授勋制),集聚了发达国家在各个领域中表现出色的超凡精英(超人系统)。

共济会很早(也许在罗马时期)就善于利用政治和经济的密切关系,用金钱操纵政治和意识形态,使政治制度依附于经济制度,以操纵经济杠杆而支配政治权力和整个社会。

对共济会的研究告诉人们,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观察世界形式已经不应再像冷战时期以前那样,简单地以国家为单位。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连续出击,征服了伊拉克,肢解了南斯拉夫,占领了阿富汗,目前准备进军叙利亚、伊朗。这些以联合国或以北约联盟为名义打的战争,表明了单一国家主权的式微。意味着国际共济会主导下的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国人应该知道,中国今后的对手不是单一的美国——美国也不过就是国际共济会的工具之一而已。

美国华盛顿共济会纪念堂,注意广场正中的巨大的共济会标志

十二、共济会主导着全球化

目前愈演愈烈的南海问题、日本及东海问题——中国舆论仅仅把它看作传统的地缘国家之间的领海主权争端,这种看法其实不完全对。因为这种看法没有看到这些纠纷背后,存在一只看不见的手。 在共济会控制世界的时代,单纯国家主义的国际观察模式已经过时,认为世界问题的根源仅仅是由于美国国家的霸权主义、帝国主义也是不确切的。

人们知道,美国政府自身负债累累,美国欠中国巨大债务(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但其实那只是小头。美国政府有近百万亿美元的巨额债务,它的最大债主是谁?是国际共济会。共济会不会让美国单独成为世界的独霸霸主,让美国单极化地成为世界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如果共济会不给美国金钱,美国官员连工资都难发,还怎么打仗? 一些貌似偶发的个别国际争端,其背后都有一只操纵之手——国际共济会。一些国家的政府恐怕也是身不由己。 日本、菲律宾政府都在共济会金融体系的直接控制之下。越南,共济会利用其对海域的贪婪要求,正通过各种方式包括以金钱收买、军事支持而操纵——间接控制着它。如果越南对中国战败,则其对共济会国家的依附会更强。如果越南挫伤中国,则越南可以得到奖励。

从今年发生的事态看,共济会非常希望引爆一些小国与中国的战争,借以窥探中国的军力、动员组织及后勤能力、电子战力以及民心舆论的虚实,实际为未来发动大规模的战争摸底,做准备。

为什么小小的菲律宾对华这么死硬——不惜以卵击石?原因恐怕就在于此,国际共济会在后面给它撑腰。 全球化时代与帝国主义时代的不同点,就是未来并非由哪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独霸统治世界,而是由共济会的跨国性精英联盟集体统治世界。

下面谈谈这几年我为什么会关注共济会问题。

最早让我注意共济会问题的,是有人从国外给我发来了共济会2005年在伦敦一个会议上讨论的“盎格鲁撒克逊战略计划”。那个计划的中心,是共济会认为必须解决伊朗和中国的问题。

在此前我并不了解共济会。其实我早年读过很多世界文学名著,其中许多都谈论过共济会。比如托尔斯泰的名著《战争与和平》。德国启蒙时代的著名作家莱辛有一本著作书名是“与共济会员的对话”。莫扎特写过“共济会葬礼曲”,等等。但是,这些过去都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读了共济会内流传的“盎格鲁撒克逊战略计划”,其中谈到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问题,我开始关注共济会这个组织。我设法从国内、国外四面八方寻找资料。我从国外买到了共济会的一些秘籍、文物和实物,不仅有书籍,也包括共济会骑士宝剑、邮票、钟表。我发现,这个组织有一种特殊的传统、信仰和文化。但是其存在一直很神秘,像一个幽灵。

共济会这个组织的可怕之处,就是它一直像一个幽灵隐蔽地存在着。它实际非常强大有力——为什么还要像一个幽灵那样隐蔽真身,而仅仅以各种假象来存在?

十三、对一些质疑的解答

后来,2010年我把我的初步研究结果编写成了这本书《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在香港和国内分别出版了。这是目前世界上全面研究共济会的第一部汉语著作。

有的读者在阅读此书后曾经给我写信,表示对这个神秘组织的存在和作用将信将疑。对他们的问题,我归纳后,曾经在网上做了如下的几点答复:

(一)有关共济会的传说究竟是一个虚构故事,还是一个真实的历史存在?

答复是:共济会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历史存在。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跨国性秘密经济、政治和宗教组织,共济会非常强大——事实上,它比人们所所能想象地还要强大得多。

共济会的最高端成员是世界顶尖的犹太富豪和国际金融家,包括人们耳熟能详的世界级大富豪罗斯切尔德、洛克菲勒、摩根、比尔盖茨、索罗斯、默多克等。

共济会实质是欧、美、日本最有钱的一批超级富豪的秘密的精英会社、兄弟会和俱乐部。

现代日本共济会的圣殿

苏联解体后,这个组织还吸纳了俄罗斯的超级富豪和精英成员。例如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以及现任的俄罗斯总统。 (二)一些天真的中国人问我,他们有没有可能加入共济会?

据我所知,加入共济会者前提必须是富豪,或社会地位及影响力相当于富豪的人。香港华裔共济会和台湾的美生会都只能看作国际共济会的华裔外围组织,或共济会设立在华人区域的统一战线组织。

事实上,共济会组织极为严密而封闭。共济会从不对外部自愿参加者开放。共济会仅仅自己挑选被它认为已经具备资格者,主动邀请他们加入。

共济会入会不自由,退出也不自由。对欧、美、日的精英来说,能加入共济会是很光荣的,意味着他们进入了一个范围极小、吸纳了顶级国际精英人士的封闭性圈子。

但是,共济会没有退出机制。极少数要求退出者,必须承诺即使脱离组织也会终身恪守有关共济会的秘密,包括对家人严守机密。否则退出者将会付出代价。共济会完全有能力对任何叛教者实施严厉的惩罚。

(三)共济会是不是一种宗教?

共济会自己不承认自己是宗教。但它的信仰实际确实是一种神秘的宗教。这种宗教与拜火教、犹太教有关,也与一种欧洲古代凯尔特人的“德鲁伊”的自然神信仰和巫术有关。

但是,只有上升到很高级别(30级以上)的共济会员,才能参与国际共济会的核心宗教事物的讨论,或者才能参证最机密的宗教核心教义。

华盛顿的圣坛

美国国会大厦大厅顶部绘画

华盛顿成为神,华盛顿周围环绕天使和希腊神话中的女神

(四)有人问:共济会为什么势力这么强大?

答案是因为共济会自古以来一直是有钱人的秘密合作的帮会,所以共济会非常有钱。

事实上,共济会控制着西方各大银行,包括IMF和世界银行,也包括貌似中立的瑞士银行。共济会也控制着西方所有的大基金会,控制着全世界的黄金、货币、资本市场以及金融体系。

共济会渗透并操控着世界政治。通过金钱支持、财政和债务控制以及赞助。共济会可以操纵选举并控制欧、美、日的政治精英和政府。

十四、共济会与当代中国

下面再谈谈共济会与中国的关系。

19世纪以前的欧洲战争,两次世界大战,是共济会整合欧洲,整合欧美及世界的战争。后来发生了冷战。冷战的对象是苏联、中国及新兴发展中国家。冷战胜利后,共济会认为通向“世界新秩序”这一目标的道路已经畅通了,共济会的高端会议为此拟定了一系列未来计划。

但令共济会始料未及的是中国这匹黑马的跃出。对于中国近20年以来的迅速发展,国际共济会认为不利于其统治世界的目标的。因此中国,现在日益成为共济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最大问题。

为解决中国问题,共济会联盟下的那些西方国家,实际上是高度协调一致地对中国采取分化、阻碍和牵制活动。一面力求在中国引发所谓“颜色革命”,一面也在准备对中国实施武力打击。

事实上,共济会很早就影响并参与了中国的历史。不久前我亲身经历过一件事情。

2011年夏季的一个夜晚,在北京的利兹卡尔顿饭店我有幸遇到一位意大利投资银行家,朋友给我介绍,他的投资银行是当今世界上最大几家投资银行之一。而且此人有黑手党酋首的背景。在交谈中我发现,这位人士实际是国际共济会的一位高级成员。

我问这位银行家,作为国际投行的大老板,他应当了解“梅森”,他承认了解。我说那您也应当是高级会员。他没有否认,然而话题一转说:共济会是向中国学的。

在交谈中,这位意大利人士告诉我,他刚从俄罗斯来,会见了俄罗斯总统和总理。我说:据我掌握的共济会资料,梅总统也是共济会员,从属于与意大利有关的“马耳他骑士团”。但是,译员对如何翻译这个名词感到困难。我也不知道这个词拉丁语应当怎么说,于是,我便在纸上画了一个马耳他骑士团的徽记给这位人士看,他立刻回应说“马耳他”。

在交谈中,这位意大利金融家还承认:意大利总统、总理、大法官以及部长以上的众多高级官员都是“梅森尼克”——意大利共济会的成员。

我与他交谈时,有外交部的高级官员在座,此前他们对国际共济会的存在似乎一无所知。因此这番对话令他们深感惊异。

与我交谈间,这位意大利金融家显然也感到很惊讶——一个中国人居然对共济会了解这么多。但有趣而且耐人寻味的是,他同时几次提醒我说——其实最早的欧洲共济会与古代中国的秘密组织以及政治和宗教也有关系。 我回答说:我了解。

[资料表明,早在1758年,欧洲共济会已随瑞典东印度公司传入中国。(The Hung Society and Freemasonry the Chinese Way)

1768年清乾隆三十二年,英格兰总会辖下的谊庐(Amity Lodge)第407分会在广州建立会所,这是有记录的第一个中国共济会会所。随着广东和香港交往的日益增加香港共济会于1848年开始在广东活动,1849年开始在上海活动。附属于美国马萨诸塞总会的中国共济会成立于1864年(英语:District Deputy Grand Master),1877年英格兰分支中国共济会总会正式成立(英语:District Grand Lodge of Northern China)。李鸿章家族与英国共济会联系密切,并且入股与法兰西的洛希尔银行(罗斯柴尔德家族)联合成立了经营中国矿业出口的“福公司”。李鸿章的两个儿子在英国加入共济会。

来自苏格兰的中国共济会总会成立于1921年(英语:District Grand Lodge of North China),江浙地区著名的买办虞洽卿(荷兰银行买办)可能是该会中的唯一中国籍会员。庐山著名的蒋宋“美庐”曾经作为宋子文、虞洽卿等中国共济会员的活动场所。

1949年3月18日,在共济会菲律宾总会的赞助下中国美生总会在上海正式成立,蒋纬国任会长,后来中国美生总会迁往台湾。从1947年到1962年间外国在中国的共济会活动渐渐减少直至消失。最后会所的撤离是在1956——1962年。(Freemasonry in China and Taiwan)]

多数国人,包括学术精英和历史学家对共济会的历史所知甚少。很多中国人不知道,中世纪的犹太共济会,事实上的确与元末在中国民间流行的摩尼教和明教(发源于古代西亚地区的光明教)有关。

而“大明”王朝的建立以及推翻元帝国的红巾军,也与明教和摩尼教——中国民间组织叫“白莲教”的传播有关。元末及明、清进入中国的欧洲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如明末的利玛窦、白晋等人),实际都是情报人员。耶稣会本来就是共济会在天主教内发展的一个国家情报组织。

18世纪耶稣会印制的《几何原本》中徐光启与利玛窦的铜板画

徐光启头顶图标细部

徐光启头顶图标为:太阳、十字架、规与矩和所罗门左右双柱(共济会标志)

左侧图中的利玛窦头顶是耶稣会标志

1774年耶稣会教士在中国印行的《解体新书》(解剖学著作)

封面中、下方有共济会的象征:圆规和所罗门圣殿

[注:《泰西人身说概》和《人身图说》(解体图)是明末耶稣会士翻译的两部西方解剖学著作,也是中国最早引入的西方解剖学译著。这两部书合起来构成一部完整的西方解剖学著作。在内容上吸收了意大利维萨留斯及其后人的解剖学新成果,反映了16世纪西方解剖学的概貌。]

共济会也与明末清初及民国时代海内外的洪门会党有关。实际上,金庸的某些武侠作品中关于江湖秘密帮派(天地会)的描写,就映现出与共济会有关的某些影子和轮廓。从一些论著看,金庸与南怀瑾两位都显然了解神秘组织共济会之存在,但是他们好像没有勇气公开大声地谈论它。

共济会非常在乎通过某些密语、暗号和特殊标记,向兄弟们暗示它的存在。

伦敦奥运会的象征物:独眼娃

台湾新台币暗含共济会的独眼标记(方框中有水印独眼)

请参看一些国家货币上的共济会标记:

美元上的独眼金字塔

爱沙尼亚克朗币的独眼金字塔

乌克兰纸币(500hryvnia)的独眼金字塔

保加利亚列弗币上的通天塔及规矩标记

十五、共济会的最终目标

最后要讨论的问题是,共济会未来究竟想干什么?

三百年来,共济会这个组织一直在致力于做以下几件事:

一、控制全球金融体系,

二、以金融和财政手段控制各国政府,

三、以资本手段控制娱乐和大众媒体,

四、建立掌控世界的情报系统,

五、以基金会控制大学和教育体系,

六、以基金会控制医疗保险金,控制全球卫生和医疗体系,

七、以金融手段控制和垄断全球资源和粮食市场。

国际共济会的最终目标,是要打破各国的主权体制,拆解各个国家,将全球组合为共济会所控制的跨国区域——类似现在的欧盟大区和未来的美洲共同体,在亚太地区建立太平洋共同体;最终建立在国际共济会控制下的世界统一集权政府,建立全球新秩序。

在这一目标达到之后,共济会要对世界人类做种族和宗教分类,遗弃所谓“垃圾人众”。

中国目前是国际共济会金融家着力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事实上,中国的外汇和黄金储备的主要部分已经在共济会的掌控之下。现在要解决的是使中国的整个货币体系被解构和全面开放,从而彻底受控于共济会的国际金融体系。世界银行与IMF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货币制度和工具。

由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如果中国经济和政治发生解体,那将是一个漫长而无比痛苦的历史过程。共济会准备了两种方式,首选是让这个制度体系从内部自我崩溃解体,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的鼓吹是重要的催化剂。如果不能达到这一和平解体的目标,那么就准备在未来挑起对抗而从军事上摧毁中国。显然,从近年的黄海陈兵,到频繁的战争军演,这两手准备,共济会都已经成竹在胸。

在未来控制了世界的共济会新秩序下,将用多种残酷和冷残酷的手段消灭地球上无用的过剩人口,只保留少数必要人口成为服役于精英的奴工。

这就是本世纪内,国际共济会正在推动实现的“世界新秩序蓝图”。

十六、警惕未来战争

为了建立全球新秩序,“盎格鲁萨克逊计划”表明,共济会有准备打一场世界战争。美国国会近日投票表决立法授予总统发动对外战争的特别授权。此项立法通过后,第三次世界大战进程将正式启动。这项立法授权美国总统可以在未来对所有国家、国内和国外的组织和人士采取单方面的军事行动,对象为那些据称是在目前或过去支持或从事对美国或其盟国采取任何敌对行为的国家、组织和人士。该立法取消了必须经过国会批准才能使用武力的要求,而是赋予总统极权独裁的权力,可以在任何一个不确定的时间内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它甚至赋予总统权力,可以不顾国会的监督,对美国国内的公民进行打击。

这个法案的内容还包括以下要点:

(1)无休止的战争:战争将继续下去,直到一切敌对行动被终止,永远不会发生。

(2)无国界的战争:总统将有充分的权力发动对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包括对美国本土的公民的军事打击。

(3)单方面的军事行动:充分的权力在任何时间,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侵略任何国家。

(4)没有明确界定的敌人:美国可以声明或宣称任何人为恐怖分子,或声称他们正在或曾经支持对美国的“敌对行动”和攻击意向。

(5)授权入侵任何国家:总统将有充分权力入侵伊朗、叙利亚、朝鲜,还有其他非洲和中东的国家,甚至包括俄罗斯和中国,根据法例,所有这些国家都已“被知道”有支持和资助对美国的敌对行动。

中国与世界未来面临非常之变!无内变则必临外战。今后根本不是什么“自由”不“自由”的问题,而是未来会不会再度面临被侵略,国土被分解,百姓面临亡国灭种之祸的问题!——中华民族已再次迫近非常危险的时刻!!!! 2008年以来的“金融海啸”是国际共济会实施控制世界的重要步骤。目前美国政府负债累累,许多中国人以为美国将会破产。其实,美国政府的困境正是国际共济会金融家计划实施的必要步骤。这次金融危机使得许多国家经济陷入困境,因而这些陷入财政和金融困境的政府也就不得不接受国际共济会金融家的全面控制。目前,美国共济会已经通过国会操纵奥巴马政府于股掌之上。

美国共济会控制下的金融体系是一个跨国体系。共济会并没有破产,而是比过去任何时代实力都要强大。共济会的金融家们(包括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摩根、洛克菲勒、高盛、巴菲特、索罗斯等垄断金融集团)在这场危机中实际上赚得钵满盆盈。而共济会的最终目标是,等到各国政府无法偿还巨额债务时,就都不得不听命于一个共济会控制下的“超级主权”。这个超级主权的要义是:建立世界新秩序、建立世界中央银行,以及建立一个超主权、超国家的世界政府。

十七、共济会要消减地球人口

当前共济会正全力推进数字化革命、信息革命,即以智能化控制技术为中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共济会认为,第一,现在的地球人类已超过70亿,每年全球人口增加1亿,20—30年后将突破100亿,50年后突破120亿。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这么多不断地快速增长的人口。

第二,计算机技术发展带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使得劳动力的用途大大降低。全球经济价值仅由人口10%即可创造。80%以上人口成为不能创生价值徒然消耗地球资源的“垃圾”人类。因此,共济会的解决方案就是设法消除80%的“垃圾人口”。

共济会认为,为节省资源和改善地球环境,必须用科学手段消除“垃圾人口”,即把世界人口减少到5亿以下——美国乔治亚州的共济会石碑用五种语言公开宣示了人口控制的这个最终数字。

美国乔治亚州共济会立的石碑,上面用五种文字记述了必须减少地球人口的目标

左侧的中文碑文:“保持人类五亿以下于大自然永恒共存”

该巨石碑的准确位置:北纬34°13'55.74',西经82°53'39.54'

(减少地球人口目标,在共济会、三边委员会、彼德伯格俱乐部的多次会议上都有讨论和议案, 例如已经被揭露出来的减少世界人口1971年文件、多伦多会议文件、伦敦会议文件等)

在我的书中,曾引用许多资料证明,共济会确有一个控制和改造未来世界,包括有谋略地消除地球上的“垃圾”人口的系统化计划。

这种计划包括向穷国推广转基因食品,普遍地大规模注射含毒疫苗,使用人工病毒等生物武器,传播艾滋病等。这个计划在许多不发达国家中,已在进行实施。

在国际政治方面,当今年内叙利亚问题解决后,共济会国家协同解决伊朗问题的动作必将发动。 美国为首的多国(都是加入了共济会的联盟兄弟国家),今年9月将在波斯湾举行22国海军大规模实战联合演习,这是共济会准备在波斯湾启动世界战争(盎格鲁·撒克逊计划)的信号之一。

解决伊朗问题后,共济会一定要解决中国问题。所以,对中国来说,未来的发展之路绝不会是平坦的。再强调一下,我们面对的并非一、两个孤立敌人,而是一个兄弟会国家的秘密结盟组织。

十八、中国怎么办

对共济会中国应该怎么办?

对于共济会,我认为中国首先应该认真研究它,了解它。像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应当指出,共济会非常关注中国,非常在乎中国,不研究不了解共济会是可悲的。但是遗憾的是,直到目前,多数中国人,包括多数领导人和整个文化精英集团,对共济会这样一个强大的世界性组织基本一无所知,这是很荒谬的,很可悲的。 了解共济会,至少可以使中国知道,我们所真正打交道的对象——朋友或者对手究竟是谁。

有些人表面上是中国人的朋友,其实未必是——因为他们共济会员之间才是真正的兄弟,才是真正的伙伴。中国人则不是。他们说和中国建立什么“伙伴关系”,那不过是逗你玩,耍我们。我们始终是局外人。如此而已。 研究过共济会才使我知道,这个世界,西方人,要远远地比我们中国人所已经了解和所知道的更复杂得多。这个世界不是黑白分明的,共济会也不是黑白分明的。

我认为我们无法与这样一个组织对抗,中国应该了解共济会,同时也不能不寻求与共济会的合作。 实际上人们很难与共济会正面为敌。因为包括联合国,以及西方几乎所有的领导人,世界上最大的一些顶级的富豪和老板、投资家,几乎都是共济会员。中国人不可能不与他们打交道。

但是中国人也绝对不可能被共济会看做真正的伙伴,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兄弟”。

此外共济会是一个富豪和精英的组织,它有一种不成文的规矩——不交穷朋友,不交没用的朋友,不交没有实力的朋友。共济会很势利。

研究共济会问题,使我们对世界对世界的未来应给予更高的关注。

共济会所要实现的根本目标——就是建立所谓“世界新秩序”。研究共济会这一目标使我们知道: 第一、未来的人类前景并不光明。世界并不是将走向普世价值实现的大同,也不是走向民主自由的高福利社会——日益深化的欧美金融危机所显示的是,即使对欧美人来说,高福利制度也很难长久维持下去。

第二、人类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济增长的不可持续性——共济会的罗马俱乐部早在30多年前即曾警示:当全球人口逼近百亿,地球整个资源、环境都会陷入严重困乏的危机。

第三、共济会认为,只有当主权民族国家一个一个被消解而实现全球化后,救世主弥赛亚(但并非基督教的耶稣)才会现身,世界新秩序才会建立——此后地球上多数垃圾人口将被用各种科技手段逐渐消除。

第四、所谓“全球新秩序”,或者“地球村”、“新纪元”之类口号,意味着共济会精英准备发动新的十字军东征。而后建立的未来社会——将是布什所说的“新罗马帝国”,是共济会精英“赢者通吃”的时代。

美国为首22国2012年夏举行排除中国的太平洋军演

中国人今天只知道动听的“人权宣言”和“自由女神”,却不知道那个女神并非抽象的人类普世自由的象征,而是共济会的异教神灵撒旦之母(光照女神)的化身。纽约的自由女神是法国共济会赠送给美国共济会的礼品,所象征的并不是中国俗人所幻想的人类自由精神,而是共济会崇拜的光照女神。

自由女神是法国共济会赠给美国共济会的礼物:象征共济会的光照女神

共济会兄弟们的祖先中,当年有许多人是海盗、奴隶贩子和鸦片贩子。他们是无情的维京(海盗族)冷血人的后裔。当年建造上海、香港的一些西方殖民主义者,有许多犹太人、共济会员,例如著名的沙逊、哈同等。遗憾的是,现代年轻人不仅完全不了解历史,而且通过共济会的洗脑,还在美化殖民主义的历史。我们中国人——特别是精英们,缺乏一种独立思考的历史观。这是很可悲的!


揭秘共济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