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勒奇混血计划,犹太共济会的百年阴谋!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原创 星火燎原01 汉道昌 2021-4-15

近年来,有关黑人,穆斯林的话题已经成为全民热议的内容,

也使流传已久的共济会凯勒奇混血移民计划,再次成为了大家热议的话题。

我在一位同袍手里获得了凯勒奇计划的英文原著,而后我对其进行了翻译。

因精力有限,内容翻译得很生硬,不过意思也差不多了。如果哪位大神看出有翻译不到位处,还请指正。

沃尔伯格与凯勒奇计划

阿瑟 罗杰斯上校 著

罗杰斯上校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帝国总参谋部服役,并成为不列颠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之一。

在战争之前,罗杰斯上尉成为自由恢复联盟的秘书,该联盟最终成为北欧联盟的一部分。

后者还包括激进的基督教爱国者和不列颠白骑士。

名义上的领导人是拉姆塞 M.P.上校

战争结束后,罗杰斯上校成为A.K.切斯特顿的帝国忠诚者联盟的成员。

也是该组织的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的成员。

最初作为《权力狂的单世界主义者与黑人入侵》刊登于《自由英国》(发行号158,1955年7月)。

第二版出版于文艺复兴出版社,邮政信箱1627 帕拉帕拉乌姆海滩。新西兰,2004年1月。

第三版由烛光出版社出版于2004年4月。

第四版由史蒂芬图书出版于2010年。(注:也就是本版)


前言

K.R. 波尔顿(K.R. Bolton)作。

《自由英国》报纸 由长期运行的英国社团出版,该社由H.H. 比米什于1919年建立,其具体目的是揭露有组织的犹太人。

《不列敦人》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他们出版了许多经典政治书籍,至今仍在世界各地的民族主义圈子里广为流传。

这篇来自《自由英国》的文章展示了欧共体和欧洲共同体的起源。

莫斯利(Mosley)、约基(Yockey)、蒂利亚特(Thiriart)等思想家。

以及他们之前的各种法西斯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活动人士所倡导的统一欧洲的理念。

与凯勒奇伯爵及其富豪支持者所阐述的统一欧洲的理念非常不同。一个代表着精神和文化复兴的欧洲。

另一个代表唯物论主导,财阀统治的欧洲,一片绝不是欧洲的土地,以非欧洲种族与欧洲人的融合作为世界政府为前声。

作者指出康登霍维-凯勒奇伯爵,财神的联合欧洲(United Europe of Mammon)的先驱由沃伯格家族资助。

主要是马克斯沃伯格,他的银行帝国在一战美德交战期间向两国的上层圈子伸出了触手。

凯勒奇是共济会高级成员。

他的理想是由“犹太贵族”统治的一个由欧亚非混血组成的统一的欧洲,这与共济会的目标是一致的。

奥地利共济会杂志《灯塔》(1925年3月)热情地写道:

“共济会,特别是奥地利共济会,很可能非常满意其成员中有凯勒奇伯爵。

奥地利共济会可以正确地报道,康登霍维-凯勒奇教友为他的泛欧洲信仰而战……

教友康登霍维-凯勒奇的项目是最高级别的共济会工作,对所有的共济会兄弟来说,能够一起工作是一项崇高的任务”。

马克斯·沃伯格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特勤局局长。

由于为布尔什维克提供资金,马克斯·沃伯格在他的权威著作《华尔街和布尔什维克革命》中,被斯坦福大学研究专家教授安东尼·萨顿认出。

萨顿引用了泽曼基于德国外交部档案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马克斯·沃伯格在1916年为列宁建立了布尔什维克出版社。

1922年,流亡荷兰的德国皇帝在接受《芝加哥论坛报》采访时哀叹,他采纳了犹太银行家顾问的建议

——这一定主要是指马克斯•沃伯格,并允许列宁及其随从通过德国继续前往俄国。

托洛茨基也曾被安排从美国前往俄罗斯,尽管他曾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短暂停留,可能是一名敌方间谍。

欧洲理事会和凯勒奇计划为后来的组织奠定了基础,比如高级智库,彼得伯格俱乐部

——在这样的组织中,我们再次发现了财阀们,许多是犹太人,突出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瓦伦堡等。

这个计划进行得很快,倒退,到处遇到障碍。一个统一的欧洲的概念。

尽管它被宣传为商业驱动的房地产,但它很容易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

变成一个统一的欧洲,不是财神的,而是西方文化和精神的复兴的。这里有悲剧和希望……

K R 波尔顿

文艺复兴出版社

注: 这里的”财神(Mammon)“是作为偶像或罪恶根源看的,常为贬义。(非原文)

权力狂的单世界主义者与黑人入侵

资助列宁和托洛茨基的人支持的种族混合

《凯勒奇回忆录》里提到的沃伯格

我们的通讯员,阿瑟·罗杰斯上尉提供了更多有趣的证据,把世界政府运动与1917年的国际诈骗联系起来.

当时大部分来自美国的犹太人在“工人阶级”革命的掩护下控制了俄罗斯的政府。

长期以来,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两起针对毫无戒心的非犹太世界的恶作剧,都是一个国际财团的工作。

目的是为了从社会和种族动荡所造成的混乱中,创造一个犹太世界警察国家。

这两个运动的犹太性,从上到下,使每一个调查者都感到错愕。

但正是在这两种情况下,操控都追溯到同一个人身上,才最有说服力地证明了一个统一的目的。

因此,这一最新发现的重要性在于:

它将共产主义的传播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用输入的黑人和中东穆斯林血液将欧洲和东亚的人口杂交的计划,在很大程度上都直接归咎于一个特定的犹太家族。

正如我们的通讯员在报告中揭露的,库登霍夫-凯勒奇伯爵的回忆录。

联盟和其种族混合政策的策划者,含有凯勒奇的声明。

称他的运动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1924年给予资金支持的犹太人马克斯沃伯格——七年前的同一个马克斯沃伯格。

我们已经知道的,说服了德皇政府把列宁送进俄国,并为发动布尔什维克革命提供了资金。

经常读我们的读者,当然,会意识到沃伯格的兄弟是库恩·勒布公司的纽约银行的合伙人。

当犹太人里昂 托洛茨基被允许带着超过三百招募于美国的犹太革命分子加入列宁时,该公司为布尔什维克提供了更多资金。

1917革命后犹太人征服了俄国,这是一个历史事实。

另一个事实是目前有一个征服剩余世界的企图,以创建各种与联合国组织关联的超国家机构。

和亚非拉的动荡及欧洲的种族混合的方式清除白人和东亚黄种人及其文明。

凯勒奇承认他的计划依靠这一点。

阿瑟 罗杰斯上尉 O.B.E. 作

种族问题,特别是有关黑人的,现在已变得非常突出。

来自西印度群岛和西非的黑人大量涌入联合王国(指英国)。

据说他们正在寻找工作,或者是“福利国家”提供给他们的一些不劳而获的东西。

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谴责了学校的种族隔离制度。

而最近通过的一项立法则迫使雇主雇佣黑人参与对他们生意不利的服务。

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引起了强烈的抗议,特别是在与此事无直接关系的人中。

这些事态发展不仅彼此相关,而且还与导致欧洲委员会的成立和对世界政府的要求的各项行动有关。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黑人本身在已经引起的争论中却一点也不引人注目,除非有些人公开表示自己与为他们而引起的骚动无关。

这种情况在作出决定之前需要进行最冷静的考虑。

在美国:

在美国,许多声誉良好的期刊,虽然以最仁慈的方式谈到了黑人,同样,也强烈谴责该国的新情况并提请注意其出身。

但笔者所见过的最全面的调查结果是在真实上可靠的《威廉姆斯情报汇总》,1955年2月的(加州圣安娜)。

这项调查值得仔细研究,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它权威地表明共产主义运动始于1920年的美国,由亚历山大·比特曼。

也就是出版《华氏晨报》(共产党的意第绪机构)的组织的秘书长指引。

现在,与共产主义运动相联系的是历史更久的有色人种促进会。

根据该协会的创始人之一所写的一本书,该协会的灵感来源是亨利·维茨博士和安娜·斯特兰斯基。

两人都是犹太革命者,后者曾因煽动暴力而被沙皇俄国监禁。

其主席并非黑人,而是犹太人,阿瑟·B·斯普林;该组织的法律顾问中有一些革命者,他们也是犹太人。

其中参议员赫伯特•H•雷曼被看作一名主导者,他被描述为共产党的主要特工之一,也可能是实际的负责人。

在该协会的主要支持者中,有一些是众所周知的共产主义者和准共产主义颠覆者,如美国前总统的遗孀埃莉诺·罗斯福夫人。

《威廉姆斯情报汇总》如此说道:

“...摧毁了黑人和美国白人邻居之间曾经和平的关系的黑人革命运动,不是由黑人而是由马克思主义的犹太人发起和运作的。”

黑人问题,欧洲委员会和世界政府

在英国:

大量黑人的到来和在英国的定居对黑人和原居民来说都是不满意的。

这种气候很不适合黑人,因为他们在各方面都能更好地与自己的家庭生活在更和谐的环境中。

就失业使他们搬迁而言,不公正的经济,不公正的经济政策,例如与糖的生产和大量购买有关的政策,应大受责备并应予以纠正。

即使如此,这也不能成为大不列颠成为目的地的原因,因为毫无疑问,没有协助,黑人是负担不起长途旅行的。

因此,在《帝国新闻报》和其他报纸上,没有理由不相信那些名字奇怪的人;

他们似乎是从纽约来的,一直在为西印度群岛和西非的黑人提供路费,作为没有担保的贷款。

这些贷款被偿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表明它们显然不是正常的商业交易。

但如果所提供的资金是真正的慈善捐赠,那么就可以考虑为什么要以贷款的形式提供。

如果黑人以后将受到还款压力,那么这种压力将以何种形式出现。

在南非:

虽然联合王国公众对南非女王统治下的事务没有直接的政治责任。

但他们一直受到反对“种族 隔离”政策的喧闹鼓动。

这场运动很大程度上是由一个自称“基督教行动”(不要与天主教行动混淆)的组织推动的。

它以一种用真正的道德取代左派“多愁善感”的方式而引人注目。

它一发不可收拾地谴责一切种族或肤色歧视,不论其原因、后果或常识。

它指出,在非洲的欧洲白人有一种倾向:不仅认为自己比非洲人优越,而且不公正地对待他们,认为他们是下等人。

不幸的是,如果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也许在目前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它可能为某种形式的种族隔离提供有力的论据。

而非反对种族隔离,但煽动者不会有任何理由。他们称之为迫害。

一般来说,那些来自南非的欧洲神职人员参与了这场运动,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宣扬的基督教是一种普世宗教

——非洲人的转变并不意味着他们必须成为欧洲人或尽可能接近欧洲人。

的确,这些神职人员,尽管他们坚持所有的种族在各个方面都是平等的。

但是他们表明他们确实相信他们自己,作为欧洲人,天生就是优越的。

而如果对非洲人想要成为欧洲人的任何难以实现的愿望提出质疑,将是压制性的和不公平的。

然而,在南非,许多神职人员的想法却大不相同,而许多非洲人宣称他们支持“种族隔离”。

基督教行动的鼓动“本质上是政治性的,没有道德内容,也是不非洲的。

欧洲委员会:

《一个理念征服世界》,作者是康登霍维-凯勒奇(理查德·尼科尔斯)伯爵,温斯顿·丘吉尔爵士作序(哈金森公司 1953年)的这本书。

以一个不管它是不是与对某一特定种族的歧视大相径庭的种族间歧视的重要例外。

阐明了那些关注于促进一个超国家的世界政府和煽动反对各种种族歧视的人的真正的目标。

康登霍维伯爵讲述了他如何在1922年成为泛欧联盟的创始人,并由此发展了欧洲理事会。

这个国际组织,就像联合国组织和大西洋公约组织一样,显然是打算为世界政府提供一个合适的跳板。

康登霍维伯爵还提到他在1923年10月出版的另一本书《泛欧》(泛欧出版社,维也纳)。

在这本书中他提出了他的泛欧运动。他接着说:

”1924年初,路易斯 罗斯柴尔德男爵打来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马克斯·沃伯格读了我的书,想见我。

令我大为惊讶的是,沃伯格立即捐款六万马克,以支持这项运动度过头三年。

马克斯·沃伯格一生都是泛欧洲的坚定支持者,我们一直是亲密的朋友,直到他1946年去世。

他随时准备支持它,(运动)在一开始就对后来的成功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同年晚些时候,他遇到了马克斯·沃伯格,并得到了他的支持。

康登霍维写了一本名为《和平主义》的小册子,后来被翻印在一本名为《帕拉卡蒂契理想主义》(泛欧出版社)的选集中。他在信中写道:

“未来的人类将是泛欧的混血儿,是欧亚黑人的混血儿,外貌与古埃及人相似。

从这些人当中,犹太人将形成一个精神上优雅的新贵族。”

那是康登霍维第一次访问美国不久之后,据他的书所言,马克斯沃伯格的兄弟。

”著名的慈善家“菲力克斯沃伯格和“联邦储备系统的创始人”保罗沃伯格为他安排了为时三个月的旅行。

他没有提到马克斯·沃伯格是德国政府的财政顾问。

1917年,他成功地敦促德国政府为列宁和其他革命者提供一条从德国到俄罗斯的通道。

没有这条通道,布尔什维克革命就不可能发生。

1902年,保罗·沃伯格去了美国,成为库恩勒布公司财务公司的合伙人。

他娶了所罗门·勒布的一个女儿,成为雅各布·H·希夫的姐夫。

希夫给予俄国革命者的著名的大规模财政支持是他们成功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1913年,保罗·沃伯格提出了一项法案:赋予联邦储备委员会向储备银行发行纸币的专有权,以及确定贴现率的权力。

这一法案,连同1934年黄金法案,因此为一小群金融家提供任意权以扩张和收缩货币。

换言之,通过提高或降低价格,他们就能根据自己的选择。

在特定行业或全国范围内制造繁荣或萧条,从而影响整个世界。

通过这些手段,美国的主权权力移交给了这些货币独裁者。

他们拥护世界政府的理由,无非是要巩固同样的制度,从而使得他们自己的绝对独裁,永久地凌驾于全人类之上。

1950年2月17日,纽约银行家詹姆斯·沃伯格,保罗沃伯格的儿子。

和其妻尼娜 勒布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作证时说: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将有世界政府,若不同意,则要被征服。

同年他去了美国,在那里他得到了利奥波德·阿莫利先生的热情支持。

阿莫利先生把他介绍给后来成为“统一欧洲”的主要鼓动者的温斯顿·丘吉尔先生(现为爵士)。

1936年,温斯顿·丘吉尔先生成为新英联邦协会英国分会的主席。

该协会是第一个要求设立国际法庭并拥有国际警察和空军的国际组织。

1946年10月,当他同意成为统一欧洲运动的第一任主席时,他把康登霍维伯爵称为它的创始人

——一个月前他在苏黎世9月18日的一次广播讲话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巨额金融的目的

这个(理查德·尼古拉)康登霍维-凯勒奇伯爵负责了其他的书。

1935年,他编辑并更新了(海恩里希)康登霍维-凯勒奇伯爵的《历代的反犹太主义》(哈钦森公司)。

他也是《欧洲寻求统一》(公共事务和区域研究所,纽约大学,1949年)的作者。里面写道:

“建立直接联盟的第三个理由是欧洲的经济形势。

所有人都认为,采用一种可能以金本位为基础的欧洲货币,是促进经济更快复苏的最佳途径。

他没有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那些囤积黄金的人,是否可能不是应该对“欧洲经济形势”负责的人。

它的问题将完全超出那些被要求使用其选票的人的理解。

即使是最平庸的情报人员也必须明白,一个超国家政府,无论是对欧洲还是对世界。

实际上都不能依赖于一个民众选举权,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它的问题将完全超出那些被要求使用其选票的人的理解。

通过选举产生的世界政府,绝大多数的选举人将是不识字的非洲人、印度人。基督教的道德法则将被湮灭。

因此,不能说一定,但很可能的是,实际权力将由占主导地位的货币操纵者和金融家行使。

在国际金融的支持下,康登霍维伯爵在促进超国家力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已表明——也许是无意的——【让】一群国际金融家主宰世界是世界政府真正推动者的蓄意目标。

同样明显的是,这些推动者将不惜一切代价达到他们的目的。不满足于世界大战,和随之带来的萧条和大规模失业。

这些金融家计划着世界各种族的杂交,破坏稳定的民族传统和忠诚。

【我们】一定要记住种族混合是罗马衰落的根本原因。

康登霍维伯爵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他说“犹太人将形成一个精神上的优雅的新贵族。”

那将没有贵族,只有压迫性的独裁,几乎没有优雅。此外,“犹太人”是指所有的,每一个犹太人。

然而,事实上有许多犹太人对这个阴谋一无所知,而有些人则积极反对。

这是少数人与许多受愚弄的支持者针对世界各国人民的阴谋,其目的是使他们沦为堕落的奴隶,无法逃脱。

两个装甲师

在那些渴望统治世界的人建立了苏联政府之后不久,他们的代理人托洛茨基在其著作《布尔什维克与世界和平》中写道:

“无产阶级的任务是建立欧洲共和合众国,作为世界合众国的基础。”

在同样的指示和指导下,腐败愚昧的政客们对西方的“铁幕”采取了补充政策。

国际共产主义和国际金融双管齐下的推进,如今正演变成一场威胁性的钳形攻势。

只要有道德上的勇气来取代那些少数几个能够觉察到当前事件的真实本质的政治家们看似被催眠的不作为。

这种前进就是可以停止的,敌人的力量也可以被摧毁。

如果正直、爱国的人们不明白这种道德勇气的必要性,这种勇气就不会来临。

这些话是为他们开悟而写的。

全文完。

现在大家应该能彻底明白当今东亚和欧美社会为何黑人,穆斯林问题如此泛滥了吧。

以黑人,穆斯林的能力,它们根本无法在东亚和欧美社会生存。

但它们为何偏偏就大规模地涌入了这三个地区,并大有喧宾夺主之势呢?

根源就在于犹太人及其组织机构在背后操控,才得以让黑人,穆斯林入侵欧美,东亚。

不得不说,犹太人的这项计划可谓蓄谋已久,用心颇深!

我们必须要警惕了!


凯勒奇混血计划,犹太共济会的百年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