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仁:人类的思想存储于体外之后的进化及应对准备”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29行: 第29行:
 
中国人发明了笔墨,但还没有发明造纸术之前,人们用竹子削成竹片用来记述人的思想。
 
中国人发明了笔墨,但还没有发明造纸术之前,人们用竹子削成竹片用来记述人的思想。
  
[[文件:帛书02.jpg|600px]]<br>
+
[[文件:竹简05.jpg|600px]]
[[文件:帛书03.jpg|600px]]<br>
 
[[文件:帛书05-1.jpg|600px]]<br>
 
  
 
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东汉晚期私人书信
 
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东汉晚期私人书信
 +
 +
  
 
郭店楚墓竹简 内含《老子》、《大一生水》、《五行》等部分内容,可惜不全。
 
郭店楚墓竹简 内含《老子》、《大一生水》、《五行》等部分内容,可惜不全。
第39行: 第39行:
 
那时人脑已经进化得很聪明,只是思想的保存方式还很落后。比如我们今人仍奉为圣经的老子《道德经》,还只能写在竹片上或帛上。
 
那时人脑已经进化得很聪明,只是思想的保存方式还很落后。比如我们今人仍奉为圣经的老子《道德经》,还只能写在竹片上或帛上。
  
 
+
[[文件:帛书02.jpg|600px]]<br>
 +
[[文件:帛书03.jpg|600px]]<br>
 +
[[文件:帛书05-1.jpg|600px]]<br>
  
 
《湖南長沙馬王堆简牍帛书》,1973年湖南長沙马王堆出土,资料非常丰富,包括二十多种书籍,总数多达十二万多字。这些资料并非出自一人之手笔,书风多样,秦隶与汉隶书体并存。这批简牍帛书写于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至汉文帝前(公元168年),那时人的思想文化已经具有很高的水平,只是保存的方式还很落后。
 
《湖南長沙馬王堆简牍帛书》,1973年湖南長沙马王堆出土,资料非常丰富,包括二十多种书籍,总数多达十二万多字。这些资料并非出自一人之手笔,书风多样,秦隶与汉隶书体并存。这批简牍帛书写于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至汉文帝前(公元168年),那时人的思想文化已经具有很高的水平,只是保存的方式还很落后。

2020年10月20日 (二) 19:49的版本

人类的文明、进步是伴随思想存储于体外发展起来的。

古代,人类有什么发现、有什么感悟就记录在岩壁、龟壳、竹简上,后来则记录在纸上,著书立说,再后来则记录在电脑上。后人不断的通过前人积累于头脑之外的载体上的知识进行学习,然后再补充回到大脑之外的载体上。

在电脑出现之前,这些积累在人脑之外的知识是固化、静态的,只有通过人脑的学习,才使之激活。现在有了电脑,这些前人积累在头脑之外的知识除了继续供给后人学习,还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实现人机对话,进行人脑之外的逻辑推理,运算,进而在人脑之外进行自我学习(机器学习),进行自我更新。继续发展下去,终将有一天,这些人脑之外的学习和推理能力将强于人脑,独立分离于人脑,成为比人类高级的物种。

为什么伟大的造物者造了人,而又让人造出超越人类自身的新物种?这个问题太复杂了,留着我们日后慢慢研究、猜测。我们这里只是以简单,明了的存在来讨论和预测即将发生的可能,来讨论我们有生之年可以做的对应措施。

远古的时候,人的思想无法系统完整的进行描述和保存,只是进行一些简单的记述。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像现代这样方便的保存载体。

那时,要记录什么,只能找一些石头、树枝进行辅助记录。那时的演进很缓慢,若干万年后,开始采用了比较复杂的刻画符号或结绳记事的方式进行记述。

将要表达的思想画在岩石上(广西花山岩壁画)。

花山崖壁画00.jpg

结绳记事

结绳记事01.jpg

《周易· 系辞· 上》曰: “上古结绳而治,后世易之为书契。” 《九家易》也说:“古者无文字,其为约誓之事,事大大其绳, 事小小其绳。结之多少随物众寡,各执以相考,亦足以相治也。”

人类发明了比较锋利的刀具之后,将想到的事情刻在动物的骨头或乌龟的甲骨上。

甲骨文01.jpg

乌龟壳上的甲骨文

中国人发明了笔墨,但还没有发明造纸术之前,人们用竹子削成竹片用来记述人的思想。

竹简05.jpg

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东汉晚期私人书信


郭店楚墓竹简 内含《老子》、《大一生水》、《五行》等部分内容,可惜不全。

那时人脑已经进化得很聪明,只是思想的保存方式还很落后。比如我们今人仍奉为圣经的老子《道德经》,还只能写在竹片上或帛上。

帛书02.jpg
帛书03.jpg
帛书05-1.jpg

《湖南長沙馬王堆简牍帛书》,1973年湖南長沙马王堆出土,资料非常丰富,包括二十多种书籍,总数多达十二万多字。这些资料并非出自一人之手笔,书风多样,秦隶与汉隶书体并存。这批简牍帛书写于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至汉文帝前(公元168年),那时人的思想文化已经具有很高的水平,只是保存的方式还很落后。

图书馆内的藏书

广州图书馆02.jpg

图书馆03.jpg

将纸质的图书数字化,成了数字图书馆。

或直接编辑到网络上,如《维基百科全书》。
维基百科全书01.jpg
维基百科全书

数字化的思想记录(或称“思维文件”)保存于互联网上之后,就不是简单的像纸质书籍那样提供阅读,而是借助人工智能的作用,在互联网中进行自动的进行整理,为人类提供智能的信息咨询服务。这种智能信息服务能力已经强于人类的例子很多。比如,IBM 的超级计算机沃森(Watson)在一档名为《危险边缘》(Jeopardy!)的益智问答节目中打败了两名最强的人类选手布拉德•拉特(Brad Rutter)和肯•詹宁斯(Ken Jennings)。事实上,沃森得到的分数比拉特和詹宁斯的分数之和还要高。批判者通常会忽视人工智能的意义:虽说人工智能可能在某些方面拥有超越人类的技艺,比如下象棋或开汽车,但人工智能却无法拥有人类智能广泛且精密的能力。不过,《危险边缘》可不单单是范围狭窄的任务。它的问题会以自然语言呈现,其中包括了双关语、暗喻、谜语和笑话等,且要求应答者必须具备运用人类现有知识进行逻辑推理的能力。例如,沃森在韵律类问题中很快答对的一道题目,“一个泡沫状的馅饼装饰做的冗长乏味的演讲”,却难倒了拉特和詹宁斯。
人们并不知道的是,沃森的知识库并不是由工程师提前编码设定的——它通过读取维基百科和其他几个百科全书网站(全部是自然语言文件)获得知识,所以沃森实际上并没有像你我一样读完这些文件。它可能读完某一页资料后就得出结论:“贝拉克• 奥巴马有56%的概率成为美国总统。”当然你可能也读过那一页资料,但你可能会认为这个概率是98%,因为你更善于阅读并深入理解文意。而沃森通过阅读两亿页文件,弥补了机器只能进行粗略阅读的劣势。这是因为,它拥有一个优秀的贝叶斯推理系统,能将所有索引信息集合起来,从而得出结论认为奥巴马有99.9% 的概率竞选成功。它能够根据两亿页文件作出这样的推理,而这一巨大的阅读量足以在《危险边缘》三秒钟的时限内完成。

古代绘制的地图


利用数字化地图进行汽车导航,这个时候还是人机对话。接着,无人驾驶汽车出现了。


有方向盘的可无人驾驶的汽车


没有方向盘的无人驾驶汽车

佳佳机器人02.jpeg

2016年4月15日,中科大发布我国首台特有体验交互机器人“佳佳”,与以往的机器人不同,中科大佳佳机器人团队将赋予其善良、勤恳、智慧的品格。

佳佳机器人03.jpg

佳佳机器人的头部

索菲亚01.jpg

BINA48.jpg

上述的例子告诉我们,信息,人的思想的产物,从简单到复杂,从古到今通通需要保存在体外的载体上才能有利于学习和处理。这里只是描述已经发生了的事实,尽管这些事实现在看起来很普通。经常在小区里看到小孩子拿着手机熟练的在玩游戏,和游戏里面的角色对话、对战,在他们看来,手机就是这么简单,这么普通的东西。但是,如果几十年前,有人和你说,将来可以有一部机器拿在手上,可以和里面的角色对话,可以和几千里外的人聊天,视频对话,有多少人相信呢?事情都是这样,还没有实现的时候就觉得很复杂,不可思议,而实现了之后就成了简单了。

下篇我们将继续探讨,独立于人脑之外的人工智能如何产生自我意识,如何进行自主的行动。 然后再探讨和我们每个人的思想、自我意识如何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