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讲析毛泽东赠蒋介石词《临江仙》

来自通约智库
星河ricv6讨论 | 贡献2020年12月26日 (六) 11:15的版本 (创建页面,内容为“孔老师讲析《临江仙》“毛泽东词赠蒋介石” 孔庆东 临江仙·寄友 毛泽东 柳绿花红莺燕舞,京都料峭风微。菊香书屋...”)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孔老师讲析《临江仙》“毛泽东词赠蒋介石”


孔庆东



临江仙·寄友 毛泽东 柳绿花红莺燕舞,京都料峭风微。菊香书屋奏琴徽。依然明月在,何日彩云归。 地覆天翻君亦老,东征北伐声威。草山薄雾拂单衣。我今寻老友,把手话心扉。

各位群友,大家晚上好,孔和尚吃完晚饭,到群里来溜达溜达。今天是我到北大上课的日子,上课的日子总是稍微有点儿累吧,回到家里来主要休息休息。所以我到群里来跟大家说几句话。 近期我们群里的主要教学和学习内容是诗歌教学,由阳昊霖老师给大家讲诗词格律,又不限于诗词格律,从诗词格律结合到一些诗词美学鉴赏。我前面已经说过了,相信大家会受益良多。而且这种授课,你越往后琢磨就会感到收获越大,阳老师还会继续地讲下去。阳老师在讲课的过程中结合很多具体的作品来讲,做到有的放矢,事半功倍,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教学工作者。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今天我也学习一下阳昊霖老师,来跟大家一块儿欣赏一首诗词,这就是5天以前,11月19日(2020年)的晚上18点44分我发的一条微博——《毛泽东词赠蒋介石》。我们来说下这首词。这首词,有的读者读了之后,觉得很好或者是很感动很激动。也有少数的网友呢,他不相信,说这不是毛主席写的,这不可能是。这里边,当然还有一些是所谓的敌人坏人来捣乱的,这个我们不说了。在这里我首先说,不论你是什么立场什么水平,我们大家都能做到、也应该做到的一件事,就是认真地阅读原文,这是我们劝学群从一开始就努力强调的。做人也好,做学问也好,不论我们的天资高低,不论我们的性格是什么样的,认真地听别人的话,认真地看完别人的文字,然后再发言,这一点不难做到吧。其实很多人生的错误,甚至很大的悲剧,都产生于不好好审题。 我这个微博,包括我的一段引言,和后面毛主席写的原词,再加上9幅图片。9张图片里边,有几张是蒋介石的照片,有几张是毛主席的照片,还有周总理的照片,都不是随便放的。还有最重要的一张照片,这个最重要的照片,就是这首词的一个来历,它已经公开地发表在刊物上了。我在这里提示网友,这个东西,它是有出处的。当然出处可能不止一个,我只是提供了一个。你耐心地认真地看了第七幅图片,图片里的文字已经在讲这首词了。有些网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不好好看人家的东西,开口就说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学习态度是最不好的,最低下的,他不论学什么都不会学好的。


图片


下面我们来说说这首词。你通过看图7就知道,图7的文章已经告诉大家,这首词借用了北宋晏几道的同一词牌《临江仙》。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这首《临江仙》是比较著名的,其中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两重心字罗衣”“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都是千古名句,非常美的。而毛主席在这里不但用了同一词牌,而且化用了其中的原文原句,还化用了其中的意象。所以这首词,首先是一个很经典的传统风格之作。 其次,我们看这首词写的,如果你了解一点古诗词的格律——你如果不了解,你也可以查吧,你去查一查《临江仙》词牌的平仄,或者找一首著名的《临江仙》来对比一下——对比一下就可以发现,首先这首词写的是完全合乎格律的,这就证明这不是一般人想编就能编造的,没有比较高的旧体诗词创作水平,是不可能写出来的。首先从技术上可以排除这一点。有的人说,网上流传一些毛主席的诗词都不可靠,未必是毛主席写的。这个话本身似乎有道理,但他怎么能够推断出下边的结论呢?你说网上有些东西是不可靠的,那怎么能证明眼前的这个东西就不可靠呢?所以这种思维方式才是恰恰不可靠的。 这首词,首先在格律上、在技术上没有问题,那么我们下面来看看具体的语言。“柳绿花红莺燕舞”,这是毛主席常用的意象,而且是毛主席60年代喜欢用的意象。因为60年代,新中国经过十几年的建设,虽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总体上可以说是“柳绿花红莺燕舞”。毛主席在另一首词中自己写过,“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这是毛主席恰恰喜欢运用的意象。


图片


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毛泽东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虽然祖国大地一片“柳绿花红莺燕舞”,可是下一句叫“京都料峭风微”。毛主席写这首词的时候是春天,我们知道北京的春天还有料峭的寒风,“京都料峭风微”。可是这个“料峭风微”,不仅仅指自然界的气温、风沙,它还有一点人的主观感情世界的感受。就是说虽然祖国大地很好,可是我在北京,我在伟大祖国首都,还是觉得稍稍有点温度不够。为什么温度不够呢?根据不同的语境可能会有不同的解释。 那么这首词是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根据这个语境如何理解呢?关于毛泽东多次派人与台湾蒋介石方面联系,现在已经是人所共知的史实。其中主要来往穿梭的,就是著名作家曹聚仁。曹聚仁虽然在文学上地位不高,但是由于他跟鲁迅的联系,特别是跟毛主席蒋介石的联系,现在成了现代史上一个很知名的人。这首词是主席专门托曹聚仁写给蒋介石看的,毛主席会精益求精,在技术上不能出问题,而且超越技术之上,在感情上思想上都要写得非常的有品位。


图片



这一句“京都料峭风微”,我前面说了,难道只是说春寒料峭吗?其实,它包含的意思是祖国尚未统一,我这心里多少有点发凉,金瓯未圆,所以稍微有点寒风。虽然台湾不大点的地方,不统一我们也是伟大祖国,可是总觉得缺了一点什么,就好像春天穿的衣服不够多、不够暖一样,有那么一点微微的料峭之感。

在这种情况下有下一句“菊香书屋奏琴徽”。我们知道菊香书屋是毛主席在中南海的住处,我曾经两次去过菊香书屋。毛主席本人是不弹琴的,他不是诸葛亮在那抚琴。他这里写奏琴是写一个意象。虽然他老人家并不弹琴,但是他在菊香书屋里那个感觉,好像诸葛亮一个人端坐城头,在那里唱空城计一样,他是写一个孤独的情怀——祖国非常好,但是有点遗憾,在这里感到有点孤独。

图片

接下去,“依然明月在,何日彩云归”。我们想一想,晏几道的词,原来写的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写的是过去时,曾经有过的一个事实,曾经在明月下看见彩云。这里是说明月还在,山河依旧,而且山河比以前更好了,“柳绿花红莺燕舞”的山河,可是呢,有那么一片云彩,还没有归来。这首词,我们现在知道完整的原文了,其实它早都流传开了,可能流传的版本略有出入。但是其中这句“明月在,彩云归”,已经成为几十年间的一个名句。80年代有一部电视剧,是写海峡两岸感情的,写台湾一些军官还有家属,他们希望归来,叫《何日彩云归》。其中还有一首很优美的主题曲,也许有的朋友还记得。

《彩云归》

    ——电视剧《何日彩云归》主题曲

风袅袅,雨霏霏, 故园今又动芳菲。 况复彩云归, 况复彩云归。

 铸剑为锄应有日,

前途莫遣寸心灰, 峨嵋山月朗, 照彻彩云归,照彻彩云归。 云漠漠,雾迷迷, 破雾穿云月色微。 好伴彩云归,好伴彩云归。 茅舍竹篱春色秀, 男耕女织永相随, 中秋弄管弦, 同奏彩云归,同奏彩云归。

这首歌里就有“彩云归”,这部电视剧整体上来说水平一般,但是这首歌写得特别好,也许很多人都忘了。我当时并不知道这里的“何日彩云归”是来自毛主席的词,我只是觉得作者很了不起,我只知道他用的是晏几道的典故,典故用得好,不知道中间还有毛主席的事。 那么你看毛主席这首词把典故给激活了,激得多好。晏几道的词,写的是一种幽微的暧昧的爱情,男女之情,毛主席写的是明月彩云,竟然这里给它放得这么宏大壮阔。这里的彩云,难道只是对蒋介石的呼唤吗?其实不是。蒋介石带走了几百万大陆党政还有各个领域的技术人才、文化人才,还有台湾人民,当时台湾两千万人民,那不都是我们的同胞骨肉吗?我们小时候唱的“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我们对台湾是那种感情。所以怀着这种感情去想,“依然明月在,何日彩云归”。这是他老人家当时的心情。


图片


可是我们又知道,毕竟国共两党厮杀几十年,彼此有着血海深仇,你把国民党八百万军队消灭,把人家打到一个孤岛上,现在怎么挽回呢?有的人不相信这是毛主席写的,说蒋介石是千古罪人,毛主席怎么会对他有这种感情呢。前半说的是对的,一般来说,毛主席是不能够从政治上原谅蒋介石的。但是我们想,蒋介石手下有多少将军不都在新中国当了官吗?这些将军一个个不都手上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吗?你们想一想,抚顺战犯所的那些国民党将军,要算账的话,还有什么傅作义等等,哪一个不该枪毙十次啊?毛泽东一家六个烈士,一个一个数起来,那这是血海深仇啊。我也觉得毛主席怎么能原谅他们,这就是我们跟伟人的差别。毛主席为了祖国统一大业,为了千秋万代人民幸福,他努力要用和平的方法来争取国民党残余势力。可是毛主席又是很有原则的,不能为了统一丧失原则。我们今天的很多对台政策,之所以错误,就是只想着统一而忘记了是非,甚至把国民党作过的恶、作过的孽,都说成是功绩,这就错了。功是功,过是过,恶是恶,绝不能混淆。 所以毛主席不能说蒋介石干过那些坏事都不算数了,他只是暂时不提了。但是你要统一他,毕竟得找两句话表扬他,找两句话笼络他吧?那蒋介石一辈子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好事吗?其实还是有的。当年他追随孙中山先生闹革命的时候,有好事。毛主席了不起,在蒋介石罪恶累累的一生中,找到两件好事,给他放大,对他进行赞誉表扬。而且加上了深深的人道主义关怀。“地覆天翻君亦老”,意思是,老哥啊,你还折腾啥呀,天翻地覆的事,我都干完了,你不也老了吗,你打算老在那儿啊,是不是啊?


图片


然后突然一个特写镜头放大,“东征北伐声威”。蒋介石知道大陆这边把他叫人民公敌,刽子手。蒋介石没事也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他也看看这边怎么评价他,蒋介石没事也看《新华日报》,后来的《人民日报》。我想,蒋介石他毕竟是个人,有人心,他看到这两句,我觉得应该老泪纵横。他想不到,毛泽东竟然还记得我“东征北伐声威”,当年跟随孙中山东征西讨,也是立下汗马功劳。当年北伐军一路北上,如果不是他发动“4·12”大屠杀的话,依靠共产党,说不定真能一直打到东北。所以在蒋介石罪恶累累的一生中,毛主席单单提出他可圈可点的东征和北伐,而且“声威”两个字,大家看我配图的第八幅,蒋介石骑在马上,少年英俊。虽然蒋介石年轻的时候生活腐败吃喝嫖赌,把身体搞得很不好,但是后来跟着孙中山那一段,还是不错的,看上去还像个革命青年的样子。所以,毛主席把他这段放大,“东征北伐声威”。蒋介石还有半分人心的话,看到这一句,应该是老泪纵横。我这样一个根本没见过那个时代的后代,读了都很感动。

何况还有下一句“草山薄雾拂单衣”。草山是什么山?草山就是台湾的阳明山。人家这个山本来叫草山,因为蒋介石崇拜王阳明——毛主席年轻的时候,也敬重王阳明。我今天下午讲鲁迅小说,讲怎么读鲁迅小说,讲薛定谔的猫,其中就专门讲了一段王阳明的话。因为蒋介石崇拜王阳明,所以把草山改成阳明山。他在那儿有别墅,今天已经开放旅游了。蒋介石住在草山的别墅,一般人哪知道这山叫草山,这个典故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从用这个典故可以知道,毛主席身在北京,他时时刻刻想着台湾那边的情况,就像解放战争尚未结束一样。 我以前说过,毛主席研究马克思的时间,我估计肯定少于研究蒋介石的时间。比如解放战争期间,还有他在延安期间,肯定有很多精力去想国民党的事,而不是想马克思主义的事。那么已经建立新中国了,他仍然念念不忘如何彻底统一祖国。这句话写得非常到位。前面说老哥啊,你甭瞎折腾了,你当年其实还是不错的嘛,年轻时候立了很大功,现在你老了,你现在过的什么日子啊——草山薄雾啊。你在阳明山上有啥意思啊,你在那边穿的衣服也很薄吧,被薄雾所笼罩着,你就不感到微微发冷吗?难道只是我“京都料峭风微”吗?


图片


这里的“草山薄雾”自然也不单单指自然现象,蒋介石在台湾很不好过。这边大陆随时要消灭他,统一祖国;那边美国逼着他背叛中华民族,也背叛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中华民国,逼着他搞台湾独立。所以,蒋介石日子很不好过,他要对付共产党,要对付美国,要对付台湾的台独势力,要对付台湾的共产党地下势力,还要对付像胡适这帮公知,表面上拥护他但骨子里是汉奸的人。这些情况,谁能够理解他?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就是他的老对手毛泽东。


图片


可是这个老对手竟然对他这么关爱。老对手说的这几句话,老哥呀,你在那不感到冷吗,真是暖到他心里去了。我们再读一下:“地覆天翻君亦老,东征北伐声威。草山薄雾拂单衣。”这句话我觉着就像毛主席给他寄去了一件大衣一样,给他披上这件大衣。该讲的道理讲了,该抒的感情抒了,半个字都没有写祖国统一的事。不用写,人心就通了。 最后一结尾,“我今寻老友,把手话心扉”。有的人不相信,说毛主席怎么能称蒋介石老友。这就是不懂人情世故了,两个人有仇,就不能称老友吗?两个人不仅是有仇,两个人曾经是同事。当年毛主席也是国民党的高级干部,毛主席在国民党里当部长的时候,地位比蒋介石高,他们开会的时候一定遇见过。不光这样,即使在国共两党对立的过程中,他们一起在重庆谈判,共同举杯,共同期待着将来新中国的建设。只不过蒋介石不能容人,非要把共产党灭了。蒋介石就不想着毛主席在延安是不是“料峭风微”,是不是“薄雾拂单衣”,他是不想别人的。你看毛主席把新中国建好了,原子弹都爆炸了,1964年原子弹爆炸,1965年给他写这首词,说你别在那块儿着凉了啊,赶紧回家来烤烤火吧。所以这种情况下称他一句老友,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即使从反语的角度,毛主席是个幽默的人,经常叫人这个朋友那个朋友。你看我在微博上也经常说左派朋友、右派朋友,甚至可以说汉奸朋友们,都可以称朋友。毛主席也经常说,美国朋友、日本朋友,难道是真正的朋友吗?这只是一种修辞而已。但是呢,这又不是假的。假如蒋介石能够为民族利益着想,毅然丢弃个人狭隘心胸,毅然归来,就像李宗仁一样——当年李宗仁跟白崇禧,桂系杀了多少共产党,归来之后,不一样是我们的座上宾吗?不也是老友吗?大家一起为了祖国的未来,“把手话心扉”。假如这个能实现,那是何等美好的一幅图景。 有些人说,这不像毛主席的文采,不像毛主席的气魄。这些人是丝毫不懂文学,他们所说的文采气魄,我想他们理解的就是干嚎口号,就是几个大傻老爷们儿,在那喊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他们认为那叫气魄。那不叫气魄,那叫粗俗粗鲁,那叫没文化。他们以为,毛主席只会写“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那是一种风格,大诗人,他是有多种风格的。而且,即使这首词里边,没有豪迈吗?当然有,应该说,毛主席是集豪放与婉约于一身。 这首词开头就讲了,新中国在我们共产党领导下,建设得特别好,“柳绿花红莺燕舞”,一句话概括了祖国大地繁荣昌盛。只是还有美中不足,所以我在这里独自弹琴,我想的是明月之下,彩云能不能归来。我知道你心里想不通,可是你老家伙既然老了,还折腾啥,你还以为你真能反攻大陆吗?你是一个英雄,我承认那是你年轻的时候,那是你干正经事、干革命的时候,当年老哥你真不错,东征北伐声威赫赫——给了你这么高的评价。你现在在那块儿,不头疼脑热,不肚子疼啊,你周围都是敌人,全是小人,别瞎折腾了,赶紧回来吧,咱们相逢一笑泯恩仇,说一说祖国未来的事业,该有多么美好。

图片

所以我们这样看一下毛主席写的这首《临江仙·寄友》,放到整个毛主席的诗词中,是一个题材非常独特,艺术魅力、艺术水平非常上乘的不可多得的佳作。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当时不能发表。现在终于被透露出原文,我们好好地欣赏原文,不仅能够学习到如何就一个具体问题进行文艺创作,而且可以学习到利用文艺创作达到何等巨大的目的。我想如果把这首词里面包含的意思都写成大白话,未必真能够打动蒋介石,当年蒋介石之所以最后真的动心了,开始琢磨跟北京谈判了,原因很多,但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我想恐怕跟这首词有关。蒋介石虽然自己不是诗人,他没有创作能力,但是蒋介石喜欢读诗,他还是有一定的欣赏能力的。何况这首词写的并不晦涩,句句都能读懂,特别是句句都奔着他的心窝去的。这首词其实已经暗中允诺了,只要你回来,一切咱都好办。再加上曹聚仁有一些口头的允诺,有些事也没有经过切实的考证,只能据听说毛主席允诺给蒋介石非常高的地位,包括给他的个人待遇。可惜这些后来都没有实现。 这里不谈政治和历史了,只谈这首词,我觉得也值得我们大家好好琢磨。结合阳昊霖老师讲的诗词格律和诗词美学,大家再用自己的感情,用自己对历史的了解,再去吟咏两遍。你想一想就知道,这首词即使放到整个中国文学史上,它都是一流佳作。好,今天利用这点时间简单跟大家一起欣赏一首词,今天我就讲到这里。祝同学们晚安。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劝学家园” ——原编者注:本课为2020年11月24日孔庆东老师在“东博劝学群”讲授。文字由劝学群刘铁征、方起熊等同学整理,月刊编辑部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