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留言问答

来自通约智库
星河ricv6讨论 | 贡献2020年12月27日 (日) 18:51的版本 (创建页面,内容为“(以下为桂书飘香整理的孔老师博客留言问答): 桂书飘香:两日来,带哨的风沙刮得空气都是尘土味,不但天昏,人脑子...”)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以下为桂书飘香整理的孔老师博客留言问答):

桂书飘香:两日来,带哨的风沙刮得空气都是尘土味,不但天昏,人脑子也昏。

孔庆东 回复 桂书飘香:那是你听不懂沙哨所导致的啊。 ​​​

鞍之红:千年偶相依 万里常联系

孔庆东 回复 鞍之红:不干。 ​​​

江湖刺客:好几天没有来书院了,今天是老师更新的日子,必须要来转转啊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你小子还挺守信用的。 ​​​ 水青水林:孔老师,我现在非常想知道如何养成良好习惯,尤其是对我这样意志力薄弱的人?

孔庆东 回复 水青水林:从小事做起。例如不洗手不吃饭。 ​​​

海山:真想让您帮我写一篇文章来诉苦,抨击一下我们县政府的无情,对人民不关心,不负责!对孤单93岁高龄老军人的生活不问不理。

孔庆东 回复 海山:日本政府对所有老鬼子都尽力赡养。而咱们……唉。 ​​​

彰德的汉:孔老师,这次的《月知录》以前用过的,但学生重读如初读。
(月知录 只要共产党集中了被压迫阶级的愿望,我们就与它在一起反对资产阶级;只要资产阶级中某些善良人士承认精神性应该同时是自由的否定性与自由的建设性,我们就与这些资产者站在一起反对共产党;只要一种僵化的、机会主义的、保守的、决定论的意识形态与文学的本质相矛盾,我们就同时反对共产党与资产阶级。 ——萨特《什么是文学?》)

孔庆东 回复 彰德的汉:我知道用过,但是很多人印象不深。

小瑞安:如果教育真的有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现在比我小一届的高一孩子们特搞“素质教育”,开了许多航模啊编织啊一类的课程,结果课本上原来一周讲完的知识只供给一节课。天知道孩子们都得怎么学。我们学校也是个很强悍的高中,尤其着重在理科竞赛上。看那些竞赛尖子,都是从小就开始下功夫,小学时被父母逼着哄着学初中的奥数,初中时为了“未来的光明”自学高中基础和竞赛,高中时只需要稍微努力小看几眼高等数学就okay了..我们这种后天醒悟的天才也好蠢材也罢,完全没位置发光了。后悔没有用,细想他们也不一定快乐。但终究让我们很沮丧。大学要的是他们!我靠边..我想即便学校半天制减压减负,我们都不一定光明。分数被抢得太厉害~

孔庆东 回复 小瑞安:是的,那些孩子失去了很多。

king:孔老师晚上好。通过我的观察,我认为王朔虽然和您在金庸的看法上有差别。但你们的精神是想通的。是真gcd。骨头硬。有文化。说真话。不像精蝇们欺软怕硬,摇尾乞怜,做人形犬。不知我的理解对不对。另外,我认为在文字上,你们两位是目前中国最好的。他最近的文字充满灵性,您的文字一贯融会贯通。只是现在很多垃圾的文章和同样垃圾的价值观占据各大媒体,十分令人欎斖。

孔庆东 回复 king:是的,王朔当然是共产党。

星源梦:孔老师,你好。我有个问题,我是一名大一学生,想大三考北大研究生,可以吗?我真的很需要帮助,需要孔老师帮助。我对燕园的情很重。

孔庆东 回复 星源梦:那要从现在开始听北大课、看北大书。 ​​​

江湖刺客:老师,终于听到你对中国的教育开火,才打了一枪,希望以后的大炮,导弹跟上哦!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我对中国教育开火都二十年了,你才听到。不要乱用“终于”这样的词。你以为是在称赞孔老师,其实是贬低也。

云蒙居士:孔老师什么时候来我们蒙山玩儿呀?我们这儿天是那么的湛蓝,云是那么的漂亮,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云梦山顶上还能见到鬼谷子先生,您快来吧,我请您吃光棍儿鸡。

孔庆东 回复 云蒙居士:蒙山早去过啦。 ​​​

张立扬:先生实乃中国之觉悟者!小人儿我还认为:网络也是om金融资本催生的产物,是d主义和平演变的方式之一。向先生问好!

孔庆东 回复 张立扬:所以革命人民要占领网络。 ​​​

无法再骑墙的vex: 我小学有段时间不做作业。大概持续3、4年级两年。现在已经想不到当时的原因。  现在回想起来我冷静且卑鄙——老师从作业本的数量发现少了一人,但不知道是谁,于是威逼利诱要此人坦白从宽,我也义愤填膺左顾右盼状。老师被逼无奈,只得一个个念名字,念到的站起来。每每最后就剩我稳坐在那里,把老师气得半死。有朋友要问这样次数多了,岂不是一看少了一人就知道是我?呵呵,关键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时候,我是绝不会承认的,而且大义凛然的样子总是会让老师怀疑这次也许真的不是我....每次搞得大家站半节课搞侦查!

孔庆东 回复 无法再骑墙的vex:你们老师真脑残。

呵呵:孔老师,你好,我是一名英语专业的学生,当年阴差阳错地与英语拉上关系,但事实上我实在不喜欢英语这家伙。于是课上课后我完全无视专业学习,成绩也无甚气色,得过且过的。我颇为有感于文字,偶尔也会瞎整点文字,表露自己的微薄之见。我最爱的是你平常挥笔写就的杂文,嬉笑怒骂,亦庄亦谐,读来大快淋漓。我想请问欲要练就此等功夫,究其需要如何瞎整,方有少许成绩呢?抑或单纯是多读文章,多经历,多感想,就能一挥而就,炼出文才文意皆为叫人钦羡的文章呢?谨望孔老师忙碌之际抽空指点一二,点化迷途小卒,小生不胜感激。

孔庆东 回复 呵呵:多读古书。

剑如虹美人如玉:“不会玩儿的学生是脑残"  很赞同孔老师的这句话。玩的学生,有不少是脑残,但是不会玩的学生肯定是脑残范围的。有的学生觉得自己老学习是很懂事很上进,其实更准确的说,他们只是很听话罢了,学来学去就呆了。孔老师,去年年底我还在旧书市场淘到一本解放初繁体版的《毛主席论教育》的书喔,翻了几页,发现了前几页是自己以前没看过的老毛在井冈山和瑞金时期的一些关于教育学习的言论,后面是实践论、矛盾论里的倒是看过,可惜放在床头就细看。

孔庆东 回复 剑如虹美人如玉:毛主席论教育,我也有一本。

四川人:孔老师,您是左派还是右派?

孔庆东 回复 四川人:人民派。 ​​​

付立松:孔老师,我学习遇到了大困难。对于许多作家,始终摆不脱第一印象的困扰。例如田汉,始终想着“义勇军进行曲”的田汉;夏衍,总想着“包身工”的夏衍,对于他们的戏剧成就却没什么深刻感觉——即便读了他们的代表剧作。对于穆旦丰子恺的偏见更深,想到他们的翻译,就觉得他们伟大,读他们的诗歌散文,却觉一般,与他们在我心里的光辉形象很不相称。这就是鲁迅说的“文人浩劫”吗?在我的认识里,遭此浩劫的人还有,这可咋办呀?

孔庆东 回复 付立松:读多点作品,就了解田汉夏衍等人了。

楚楚:对那种不怀好意的所谓学生,就得照着第五题那样回答。这种人不是脑残,而是心残。

孔庆东 回复 楚楚:楚楚一针见血。是的,他们心残。 ​​​

just1n:请孔和尚解答,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首先人性是什么呢?人区别于兽和物的性质,人都是有人性的吗?刚出生的婴儿有人性吗?如果有,那么到底本善本恶?如果没有,讨论人性本善本恶就没有意义了,

孔庆东 回复 just1n:我的文章早涉及过这个问题。 ​​​

银河v星云:喜欢阅读,以前是杂志,现在什么书都看。从百家讲坛认识了孔老师,近期正拜读千夫所指的四十五岁风满楼。书写的和人长得成反比呀。

孔庆东 回复 银河v星云:好好读吧。 ​​​

御戎:很想问一下孔教授传统的武侠(金庸类)未来是不是要被那些玄幻的小说所取代?

孔庆东 回复 御戎:不会被取代的。 ​​​

ruyibaorbei:孔老师好!感谢您看了我寄去的《宋如意文集》,还给了很多鼓励的话,哎呀!看得我心里这个美呀!谢谢!温暖中。。。。。。

孔庆东 回复 ruyibaorbei:好东西当然应该赞美。 ​​​

庞建飞:列宁指出: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企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即所谓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灭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修琢”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精神,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似乎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

孔庆东 回复 庞建飞:列宁此言也鼓励着孔和尚。

付立松:世有战士,更有混蛋;混蛋常有,而战士不常有。孔老师,启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混蛋的、愚蠢的人仍然那么多?好蛋的、聪明的固然不少,却未必比启蒙者强多少,这有是为什么?启蒙,启蒙,到底启蒙了什么?愚民,可以利于统治;适度的教育,其实更利于统治。

孔庆东 回复 付立松:所以我们要终生启蒙。

丽锦:今天有空来孔老师博客转转,是学生都会玩,没错,现在素质教育改革我们学校也松了很多,不过老师当年考场上的那份潇洒在我们学校应该看不到吧,老师能那么轻松地面对高考,可是我也马上要高考了,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可是我很紧张,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拼命的做题可是成绩依然平平,有些难过,我总觉的自己比他们要努力,可是成绩却远不如他们

孔庆东 回复 丽锦:紧张要跟松弛结合起来。

付立松:“我曾问一个清华老师,清华和北大有什么不同?因为有句话行人我国高级干部数量说是“大清帝国,北大荒”。他说清华的学生比较务实,同样一个任务,布置给清华的学生做,你说得差不多了,他就去干了。但若是布置给北大的学生做,他听完后,就会说我认为怎么样。谁要你认为啊,你要去做嘛,一般不会提拔这样的干部。所以近几年北大正在克服这种不好的风气。”——北大教授的话。这种风气不好吗?近几年北大的确克服这样不良的风气?非得出几个高级干部就牛X了?这种官本位的思想是教人听话,教人做奴才!还敢忝着脸皮讲北大传统精神!可恨至极!“北大荒”咋了?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原生态!极有开发的潜力!

孔庆东 回复 付立松:社会上的俗见不对。实际上省部级官员,北大出身者居多,科学家也是北大居多。清华只出工程师技术员。出了几个大官,都是毛主席时代培养的。

king:孔老师晚上好。我一直在此默默学习,受益匪浅。看您在线,请教个问题:我和一个人有过商业上的往来,当时觉得他做事自私,无情无义,没给他好脸色。那次交往之后便一拍两散,互不来往。近日要办新业务,要用到上次的票据,如果不去找他要票据,要多付出1万元钱才能把事办成。我为此挣扎,因为实在不想搭理他。请教老师,如果孔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怎么去做,或者他会教学生怎么去做?令狐冲和韦小宝又会怎么做? 附张宗昌诗选,供老师和同学一乐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咏闪电 
   忽见天上一闪电,疑是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闪电?

孔庆东 回复 king:如果不是尖锐的利益冲突或者思想冲突,而只是看不惯他的人格的话,就应该放低身段,去要票据。但他要是刁难,就算了。

江湖刺客:老师,其实我不知道如何分左派和右派,我觉得自己像左派,肯定不是右派!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不必用心去区分左派右派,你又不是做学问。你只要与人为善,把自我利益跟他人利益相结合,就是这个时代的好人。 ​​​

江湖刺客:老师,你以前年青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锋芒毕露的!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也不是锋芒毕露,只是性格更鲜明。 ​​​

行云流水:老师说我们现在的学生应该多玩点,而我自己也想这样做,但很多时候都有了玩的时间却没有玩的地方,甚至没有玩的动力的没有了,几乎天天都呆在宿舍了,我想这都是自己一直都离玩很远所造成的,老师,怎么才能让自己好去玩,玩的好呢?

孔庆东 回复 行云流水:要从根本上看透人生是个无尽的乐趣。

乡巴佬:孔老师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在当下是否已经彻底崩溃了。

孔庆东 回复 乡巴佬:不是当下,是30多年前。当下反而要复兴了。 ​​​

江湖刺客:楼斯,我已家真想在北大当一个保安算了,当保安还可以常常到里面听课。在这里天天听老总给我上课,真不爽哩!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要坚守在敌后。 ​​​